您的位置:首页 >金评 >

黄金大劫案鸟山幸之助(黄金大劫案鸟山幸之助结局)

中金网今日介绍"黄金大劫案鸟山幸之助(黄金大劫案鸟山幸之助结局)",希望小金从网上整理的黄金大劫案鸟山幸之助(黄金大劫案鸟山幸之助结局)对您帮助。

黄金大劫案鸟山幸之助(黄金大劫案鸟山幸之助结局)

首先,要弄明白的第一个问题是,从客观角度上来说,《黄金大劫案》的确不能算作一部质量上乘的电影,它有很多明显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在这一点上,麦基的某些吐槽的确不无道理。麦基一是认为本片被塞进了太多陈词滥调的情节和桥段了。比如小东北随手拿两把勺子拧成的玫瑰花送给女主,而这朵已成为定情信物的花又在后来成功地帮小东北挡住了子弹;又比如奄奄一息的反派最后起身打死了女主,让小东北失去了最重要的情感依托。

这些总是能让观众抢在前头猜到故事走向的情节设计在《黄金大劫案》中比比皆是。它一方面的确让整部影片的观感显得缺乏真实性,把影片的喜剧质感直接从高级的讽刺拉低到了闹剧的水平。另一方面,也暴露出了宁浩在这次创作过程中的仓促、摇摆与举棋不定。麦基同样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这个问题:作为一部商业片,宁浩试图在本片中尝试的类型风格实在是有些超载。而每一种类型元素单拎出来,又很难说哪一个能真正吸引观众。于是观众总是需要随着剧情的推动不断被动调整自己的观影预期。在《黄金大劫案》里,宁浩破天荒地尝试了很多他之前没用过,之后也鲜少涉及的类型元素。情感表达上,多了爱情与父子亲情戏码;悬念设计上,更是来了个抢劫、犯罪、战争、间谍大乱炖,一伙人围绕着那八吨黄金上演了一场场让观众目不暇接的闹剧。

不得不承认,在处理一部商业电影时,宁浩突如其来的旺盛表达让影片在基本的观感上看起来像是补血过剩,但它同样也颇为有意思的表露着宁浩在日后创作生涯中的创作思路转变。影片第一幕,街溜子小东北假装救国会成员,用烟杆子当枪,去教堂以救国的名义狠狠地敲诈了神父一笔。这一幕戏相当高妙地将那个鬼神不敬、人的信仰与价值观都崩塌的时代背景点了出来。也暗示了民众们并不对救国会抱希望——不然神父也不会一听到对方说自己是救国会的人,就知道对方是来要钱的。

骗了钱的小东北还没高兴太久,神父就带着宪兵队追了上来,将小东北抓进了他早已熟门熟路的大牢里。把小东北抓来的警察五哥,是个自诩为罪恶克星、却整天贪污敛财不干正事的官场混子。五哥贪得无厌地从小东北的赃款中抠出一文钱后,还硬逼着小东北去假冒被抓的革命党分子,给警局的KPI做贡献。也正是从大牢这场戏开始,影片就又拐了个弯,进入了典型的谍战片或黑色电影的叙事模式里。

因为顺手穿上了同一牢房的革命党人的衣服,小东北很快就被顺着情报线索追查而来的救国会成员堵在了家门口,也就因此被拉上了救国会这条船。日军在城外藏了八吨黄金,是打算用来买军火用的。救国会的人打算把这批黄金抢下来,阻止日军的计划。一方是为了心中所谓的“国家大义”。一方是为了从这八吨黄金里赶紧分一杯羹。小东北和救国会的人一拍即合。

在这一幕戏里,救国会的人看起来有勇有谋,一伙人不但分工明确,而且还常年混迹市井,对于城内局势熟门熟路。小东北当然也是个聪明人:救国会一追踪他,他就能猜出人家想要情报。当意识到对方对情报的重视程度,又立马能烧了情报挤进救国会内部分一杯羹。按理说,这样两帮人凑在一起,不说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如探囊取物般拿到黄金,至少也该是一番波折后有惊无险地逃出生天才对。但宁浩偏偏设计了一个最悲剧的结局。

因为双方缺乏沟通,合作基础不够,救国会抢劫黄金的计划屡次三番被小东北搞砸。小东北那个参加过晚清义和团的疯子老爹也因此牺牲。于是,在女主顾茜茜的婚礼上,小东北在看到杀父仇人鸟山幸之助后,又一次不顾救国会众人安危,选择冲上去开枪报仇。这一冲动举动导致救国会众人全部牺牲,小东北也为了销毁黄金搭上了老爹和心爱之人的命。

最后的最后,小东北虽然也按着国内电影雷打不动的老套路,蜕变成了一个成熟的地下党员,但看着剧院影片中的救国会众人与心爱姑娘的小东北,看起来无论如何都不像一个获得解脱的人。看完片子,估计大部分观众都会对着这个略有些出乎意料的结局,问出这么一个问题:宁浩为什么要拍这么部片子?

拍摄《黄金大劫案》之前,宁浩的日常生活是拉着徐峥和黄渤蹲在沙漠里熬《无人区》。万万没想到,苦熬一番之后的结果却是,《无人区》被审查卡了四年没有进展,宁浩心头的一腔热血被浇凉。《无人区》第一次送审时,审核组回绝宁浩的理由是“全片没有一个好人”,嫌这部电影主题过于残酷。

于是宁浩不得不在等待《无人区》过审的同时,多拍一部《黄金大劫案》。《黄金大劫案》俨然是对这次审查意见的公开反抗。这部片子里有好人,但没有纯粹的好人。好人和坏人之间的界限在这部电影里被彻底打破了。影片里最像好人、最有正义感的人是救国会成员,他们从影片一开始就是一群格格不入的“正义之士”。在兵荒马乱、几乎没有希望的伪满洲国地界,只有这帮救国会的人还坚持怀抱着不惜为了国家大义而牺牲自我的伟大精神。而且这些仅有的心怀国家大义的救国会成员,还只是业余从事救国会工作,他们的主业其实是电影演员和导演(很难不说这是宁浩夹带私货的隐喻)。

道理很显而易见:国家存亡之际,最先受到波及的永远只会是他们这些拍电影、靠太平日子吃饭的人。而《黄金大劫案》的荒诞性就在于,只有这些最不被人瞧得上的“戏子”们在“不合时宜”地怀抱着革命热情。且他们明显不懂得如何把自己这股子不成熟的热情,传递给小东北这样的街头小混混。芳蝶们的牺牲,是败在他们不懂得如何真正动员小东北理解革命的意义。他们遇到的问题,和《让子弹飞》里的张麻子其实没什么区别:那年头,革命缺乏群众基础。

但他们没有张麻子那样忽悠人的本事。芳蝶对付小东北的策略未免太不聪明:要么是为了继续利用小东北而毁约不按时给黄金;要么是在骂完对方“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后,坐上车子扬长而去。她估计是真没搞明白,不管是干革命还是开公司,合作商都没义务按她规定的企业文化办事。而在小东北心里,救国会是干啥的?其实第一幕他假扮救国会成员敲诈神父的戏就解释清楚了。他,以及神父都觉得这帮人就是天天喊口号,逼着人承认“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人。

他能够理解有人为了八吨黄金铤而走险,但无法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在有吃有喝的情况下,甘愿去造反。救国会是“好人”,小东北也是“好人”。只不过救国会的正义感都用在了追求国家大义上,却完全不顾江湖道德,也没有照顾合伙人的情商。而小东北的道德感,是另一个极端:他保持的是底层百姓为了生存而萌生的基本道德感。所以,他能狠心骗走两个孩子手里的首饰,却不忍心看两个孩子挨饿,走出去后又悄悄回头给孩子的碗里倒上大米。

所以,小东北显然不可能立马就懂得救国会们内心的家国情怀。从他的角度理解,赚钱过上好日子才是第一要紧事。抢劫日本人黄金这事,唯一的好处就是他可以从中捞一笔,带着老爹一起过上好日子。所以当小东北没轻没重地带着老爹去晚宴上蹭吃蹭喝,偷东西还打人被抓的时候,芳蝶懵了。芳蝶不理解这个新收的小弟为什么这么不懂规矩,不明白革命任务艰巨。这种革命党和普通民众之间的沟通失效,几乎一直持续到救国会一干人等牺牲的时候。

街溜子党和革命党终究不是一路人。做革命最忌讳的就是硬拉外人入伙当同志。最终,我们似乎不应该把小东北决定挺身与日本人决斗的动机,归结为他体会到了国土沦丧的危机。他在乎的更多的,可能依旧是私人恩怨。鸟山幸之助害死了我爹,这该杀;救国会的人虽然不是一路人,但至少是兄弟和朋友,自己犯了错,害死了朋友,也必须弥补。

在《黄金大劫案》里,宁浩借着小东北的故事,表达了他对于什么是好人、什么是英雄、什么是主旋律的独特见解:那些搅动时代风云的大人物,或许可以怀抱着崇高革命理想和家国大义在摇旗呐喊,前仆后继。但那未必是普通民众必须认同的逻辑。如救国会之流,或小东北之流,都是难以严格界定善恶的人物,驱使着他们的是危机感,是愤怒,是民众对于生存的本能需求。

《无人区》和《黄金大劫案》其实都是在讲,当普通的小人物在特殊时期或极端环境里时,生存才是第一本能。从旁观者的角度单纯地讨论他们是否是好人,未免是一种奢侈。与此同时,恰恰是这种因为被压迫而感受到的求生欲与危机感,有时可能远比革命纲领、革命理论更值得被关注,被重视。小东北们未必能够有足够的知识去认同救国会所怀抱的革命理想,但这并不意味着当他们体会到亲人离丧,朋友被杀害之后不会觉醒。

就像是后来宁浩在《我和我的祖国》里拍的《北京你好》部分。葛大爷扮演的司机,绝不是一个一上来就能豁出去把奥运开幕式门票施舍给小孩的大好人。人性之所以真实,就是因为我们总是必须经历一番纠结与挣扎后,才能与内心的欲望和私心和解,才能成为别人眼中的“好人”。而结尾小东北眼睁睁地看着女主顾茜茜的死亡,也像是对英雄神话的刻意反抗:既然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好人与英雄,那么也就没有永远美好的童话结局。

上帝可能并不会停止对你开命运的玩笑,何况上帝本人也很有可能只是挂在墙上躲避日军搜捕的小流氓。某种意义上,《黄金大劫案》就像是宁浩既回答《无人区》审核组的意见,也是回顾反思自我创作观念的一份答卷。嬉笑怒骂遮掩住了答题者的诸多愤怒、迷惘、尴尬与困惑情绪。而嬉笑背后,藏着的是那份并没有被磨灭的热血: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你认为宁浩最好的作品是哪部?

今日中金网关于黄金大劫案鸟山幸之助(黄金大劫案鸟山幸之助结局)的介绍就到此。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特别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