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文化 >

欧洲制瓷史的开端:麦森瓷器如何诞生?

时间:2019-06-11 09:57:46       来源:中国文化报

公元1702年,在德国小城麦森的城堡深处建有一间实验室,戒备森严,与世隔绝。打开厚重的铁门,里面囚禁着一个叫博特格的炼金术师。

博特格从小就表现出超出常人的好奇心,被父亲送去柏林跟药剂师学习制药。在此期间,他对化学产生了浓厚兴趣,于是跟随玻璃研究者学习炼金术,希望自己能够点石成金。后来,博特格在炼金术界十分出名,传到了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克一世的耳朵里,很快他被国王的手下逮住。博特格担心达不到国王的要求而被惩罚便从柏林逃走,但立刻又被普鲁士国王的老冤家萨克森国王奥古斯都二世抓住并且押往德累斯顿,被囚禁在位于麦森的阿尔布莱希茨城堡。这座通体用火山石筑成的城堡,见证了在这里因瓷器而引发的风风雨雨。

为何国王偏偏要逮捕炼金术师?

在18世纪之前的欧洲还是一个由400多个小国组成的大陆,这些国家相互兼并,弱肉强食。国王们必须大力发展经济才能扩充军队、增强国力。抓住博特格不久前,萨克森国王正与瑞典国王进行战争。奥古斯都二世起初拨款40万塔里尔(金币单位,1塔里尔约合5欧元,约合1500多万人民币)给博特格作为研究经费,希望他用废铜烂铁等廉价的东西炼制出金币,以扩充军费。点石成金或许只存在于传说中,国王转念一想让博特格研究“白色黄金”的制作秘方。

在17世纪末期的欧洲市场,东亚瓷器的价值和黄金不相上下。在中西方众多贸易交换的商品中,瓷器的影响最为持久深远。上千年过去了,丝绸会腐烂虫蛀,贵重金属可以被重铸,但瓷器生于土与火,易碎却不易毁。然而在最初的交换中,瓷器并没有受到应有的重视,很多商人购买瓷器是作为“压舱物”,海上运输时以保持船舱的平稳。欧洲人对中国瓷器一见钟情,那细腻白润的光泽令他们如痴如醉。从普通平民到君王,无一不被中国瓷器所迷倒,每有商船到港,便万人空巷,倾囊抢购。

奥古斯都二世国王爱瓷器爱到一度患上“瓷器病”。他在参观普鲁士国王弗里德里克一世位于夏洛特宫的瓷室之后,决心要建造一间更大的瓷室。随后,国王陆续收藏了两万多件瓷器。1717年,他和普鲁士国王作了一场令人大跌眼镜的交易,向世人展示了何为为“瓷”痴狂。奥古斯都二世用600名曾经为他建功立业的精锐骑兵,交换了151件康熙年制的瓷器,这些瓷器也被称为“龙骑兵瓶”,现在保存在德累斯顿茨温格宫瓷器收藏馆。

欧洲各国掀起了竞相仿制瓷器的热潮。然而,不论是意大利美第奇家族督造的锡釉陶,还是荷兰代尔夫特生产的锡釉陶都与来自东方的瓷器有本质的区别,欧洲人尝试了各种配方都没能烧制出那种光润柔美的瓷质。东方瓷器逐渐被公认为“白色黄金”。最终还是德国人结束了这段欧洲制瓷跑偏史。

回到炼金术师的故事中,在博特格身边出现了一位得力帮手——钦豪斯,一位着迷于瓷器制造的科学家和数学家。钦豪斯用巨大的放大镜来聚焦阳光得到烧制瓷器所需要的高温,并成功地在1400摄氏度下烧制出了瓷器残片。1708年,他们烧制出了瓷质朱色炻器(炻器的烧成温度介于陶器与瓷器之间,白度与透明度较瓷器低),人称“博特格炻器”。不幸的是,劳累过度的钦豪斯在两个月后与世长辞。

炻器与瓷器有什么不同呢?

制造瓷器的原料主要有胎料、釉料等。中国瓷器使用的胎料主要是高岭土(这种土因首次发现于江西景德镇东部高岭村山头而得名),釉料是草木灰、石灰、釉灰(三者为高温釉的主要原料)和铅的氧化物(低温釉的主要原料)。高岭土是中国瓷器1000多年独占鳌头的关键所在,制造白色瓷器必不可少的原料。1708年之前,博特格手上还没有获得高岭土,而正是这一年,萨克森王国首都德累斯顿西南90公里,发现了生产硬质瓷器所需的优质高岭土。

然而,由于德国的高岭土和中国在长石和硅石成分比例上有所不同,缺少起到助熔剂作用的成分,所以不适合用作瓷器生产。这个道理我们现代人稍微了解一下陶瓷工艺立刻就能知晓,而300年前的博特格和助手们只能在实验室进行上万次试验。他们用大理石、骨头粉末等诸多材料调制出适合的瓷土。最终,博特格发现了最适合的比例,解决了制瓷原料的问题,在1709年烧制出欧洲第一件白釉硬质瓷器。

麦森硬质瓷器烧制的成功震惊了整个欧洲,奥古斯都二世于1710年下令在博特格进行试验的阿尔布莱希茨城堡建立麦森瓷器厂。由于当时的欧洲陶瓷器品牌众多,用标记来区分自己和竞争对手是非常必要的。从1726年起,每件麦森出产的瓷器都会打上一个两把利剑相交的商标。当时麦森瓷器的售价是中国瓷器的两倍,瓷器烧制的成功使王国增加了财政收入。

麦森瓷器中有很多依照国王喜好制作的东方样式瓷器,“印度花卉”图案常作为这类瓷器的装饰,出现在啤酒杯上、用来饮用热可可的杯子上等。对比同时期中国的青花五彩瓷器、日本伊万里瓷器上的花卉图案,会发现“印度花卉”与它们有相似之处。

为确保制瓷秘方不被泄露,奥古斯都二世毅然将博特格软禁。因为生产条件很差,缺少大的窑炉,燃料也不足,这些问题迫使博特格在困境中度过10年像囚徒一样的生活。他为了逃避精神上的痛苦,开始借酒消愁,嗜酒如命,堕落到扣发工人工资,许多从前的伙伴助手因难以忍受他的欺凌不得不远走高飞。

1719年3月10日,年仅37岁的博特格因饮酒过量而去世。但是这位年轻炼金术师的名字超越了其悲剧性的一生,作为欧洲陶瓷史上的杰出人物永载史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