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企业 >

福州撤店 盒马攻擂永辉大本营缘何败走

时间:2020-05-07 15:23:48       来源:中国经济网

一心想着攻城略地的盒马,也难免要走走停停。5月6日,盒马暂别福州市场的信息刺激着多方神经。曾几何时,盒马落子福州开店的举动,一度被视为直捣永辉大本营,势要攻破永辉在福建构建的防线。曾经的高歌猛进,却成了当下收拾残局的开端,颇令人唏嘘。

“即便是因亏无望关店,也是正常事情。”

“两年养商期尚未结束就草草收场,供应链掣肘是关键因素。”

“想要再回归福州市场,与竞争对手坐下来握手言和,势必难上加难。”

多种声音充斥着市场。

福州撤店

盒马关店似乎比开店更具有话题性。刚举起“双百战略”大旗的盒马,就要在福州市场画上句号。此举是暂退的无奈之举,还是在为当初激进的开店计划上交“罚单”,当事方不愿多说,行业内多方争执不休但仍难下定论。

盒马福州关店信息已广而告之。公司发布的告用户书显示,自即日起,盒马鲜生将调整福州地区业务策略,于2020年5月7日起暂停福州盒马博纳广场店、茶亭国际店运营。门店关闭后,盒马礼品卡、盒花可在其他城市的所有门店继续使用,也可以根据相关指引办理盒马礼品卡、盒马提货券退款、盒花兑换盒马App产地量贩商品。

对于福州关店,盒马解释为“选择策略性退出,待完善了再进来”。至于重返福州市场的具体时间,以及是以盒马鲜生、盒马里还是盒马当下力推的盒马mini落脚,盒马方面并未给出具体答复。未来规划,似乎还是一张白纸。

当天不少网友在现场拍摄的视频显示,店内多种商品在打折促销,一些货架上的商品被抢购一空,门店挤满了抢购的人群,拥挤程度堪比当年开业之时。

在此之前,盒马早已在今年3月关闭了其在福州的第三家门店——盒马福新店。当时,盒马对外公开的回应是“正常的业务调整,不会对其他门店产生影响”,还给出了2020年要在福州新开6家门店的目标。

如今看来,曾经立下的开店誓言,终究成了难以兑现的一纸空文。

在颠覆传统超市的过程中,行业内一直用“北盒马南永辉”来形容双方战局,但一直难分伯仲。而福州恰好是永辉的大本营。盒马2018年在福州开店时,外界一度猜测盒马在攻擂永辉,并试图攻破永辉在福建构建起来的防线。毕竟,盒马当年也许下了“2018年重点布局福州,两年内在福建省内布局20家门店,至少让500万福建人住上‘盒区房’”的承诺。

“在福州开店,战略意义大于内容。”这是当年行业内对盒马进驻福州时表明的态度。当时,阿里还与福建零售巨头新华都结盟,在成立福建新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之余,全力扶持盒马。

水土不服

“不管是盒马还是任何一家超市,关店和开店一定是核算成本之后做的决定,就算是因扭亏无望而关店也是比较正常的行为。”超市发董事长李燕川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包括步步高、沃尔玛在内,都出现过关店调整的情况,其实不用做过多解读。

当年新华都彻底退出福建新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时交出的数据或许说明了一些情况。2019年10月新华都转让福建新盒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告显示,2018年新盒科技亏损5883万元,2019年仅上半年即亏损4044万元。

从高歌猛进的狂奔开店,到落地盒马菜市、盒马mini等新业态,盒马一直在摸索着合适的发展路径,自然也要为其中的不合时宜买单。日前,盒马总裁侯毅在公布今年“双百战略”的媒体发布会上,就公开表示会策略性地淘汰少数定位不准的门店。

“两年,养商期还没过。就算是连锁超市也难以在两年内完成在一个区域的扎根。和当地消费者磨合、适应消费习惯以及与当地供应商真正坐下来合作,这些都需要时间。”一位不愿具名的零售商向北京商报记者解释时强调,两年就退出,多少能证明盒马在福州水土不服,一家经营面积超过5000平方米的大店不能获取当地消费者的认可,亏损在所难免,及时止损尤为关键。

李燕川对此说法也表示认同,防止水土不服很重要,盒马进入北京后也花了很长时间摸索市场,直到现在也在不断调整应对消费需求的变化。“好在盒马一直在努力转变,尤其是2019年推出的新业态,就是在努力贴近当地消费者。”再强势的企业,哪怕背后的资本实力再雄厚,也会水土不服,侯毅领着盒马进北京后,也多次表示要向物美、超市发学习。

供应链掣肘

水土不服只是盒马退出福州市场的一个笼统概述,其中的诸多细节值得深究。

盒马给出回应时特意强调,目前福州盒马门店距离供应链节点过远、暂时无法取得商品优势。可见,供应链是背后的深层原因。

北京商报记者从一位接近盒马的人士处了解到,盒马在当地的采购遇到了诸多问题,供应商较为零散,一些商品难以达到盒马的标准。为此,盒马只能从其他区域采购,例如广州等地,这就导致盒马需要远距离运输生鲜果蔬。“虽然跨区域采购能适当弥补当地采购不足的情况,但远距离运输让耗损率居高不下,生鲜品控难以稳定。”

当年盒马进驻福州时,“供应商遭到了‘二选一’,不被允许与盒马合作”的声音时而浮现,尽管最后不了了之,但由此可见盒马与供应商的合作或存在难言之隐。

当盒马退出福州,行业再提供应链问题时,李燕川认为,迫使供应商不与盒马合作的论调并不可取,超市作为零售商不会制约供应商的合作选择,是否合作一定程度上取决于供应商。

“只要零售商不以高姿态面对供应商,并在一个地方坚持经营,是可以攻破当地市场的。”李燕川解释称,零售商和供应商不是对立关系,盒马与当地的超市也不应该是对立关系,甚至可以做到互补。

与此同时,福建当地留给盒马开大店的空间着实有限。零售业专家胡春才认为,盒马进入福州时,在门店选址上能找到的合适资源有限,也就导致开店速度没有提上来。上文提到的业内人士也强调,按照盒马鲜生大店对占地面积的要求,符合其要求的门店选址有限。北京商报记者梳理发现,盒马鲜生在福建的3家门店的经营面积均超过5000平方米。

实际上,侯毅已经意识到落地大店的艰难之处,在公开场合多次强调会扶持小业态。“盒马mini能避免盒马鲜生投资大、回收慢的缺陷。”侯毅坦言,盒马鲜生大店模式在投入成本上存在短板,“2019年初,我们发现盒马这个模式最大的弱点就是规模很大、投资很大、对门店的要求很高。因此,这个时期就会发现盒马的发展速度快不起来,店面难找”。

值得注意的是,从阿里集团层面对盒马的调动,到侯毅本人对数字农业的站台,这些举动释放了盒马加码背后供应链的迫切感,尽管开店仍会继续,但不会像曾经那般激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