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企业 >

汉能集团李河君欠薪承诺疑再变卦 有员工收到停办社保短信

时间:2019-10-17 09:30:53       来源:国际金融报

10月15日下午,汉能集团创始人李河君在官网发布的一份《致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以下简称《致员工》)中称,因集团在资金方面遇到一些问题,出现了薪资缓发、社保缓交等现象,给员工工作和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影响。对此,李河君深表歉意,并表示主要责任在其本人。

李河君在《致员工》中承诺,接下来,汉能将主要做好以下几件事:首先,降成本;其次,优化结构;第三,凝聚核心。他重申,“我第一不会‘跑路’,第二我会把薄膜发电这个事业减持做下去。”

据悉,自今年5月以来,汉能集团开始拖欠员工工资。此外,还拖欠员工自2月以来的报销款、7月开始断缴员工住房公积金、8月开始断缴各项社会保险。

在李河君今日下午发布《职员工》后,原本以为汉能会更加妥善处理好欠薪等问题。然而,今天晚间,又有部分员工向《国际金融报》记者反馈称,事情并没有像致歉信中所承诺的方向发展,相反,一些员工收到了公司“停止办理社保续保”的短信。

为什么李河君今天下午承诺的力争在本月底把社保给补齐的消息突然变卦?

《国际金融报》记者就上述停保短信多次致电汉能集团,但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有消息称,李河君已经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行列。根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李河君本人仍是失信被执行人,不得乘坐飞机等交通工具出行。

员工:我们不相信公司!

多位员工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补薪的事情一拖再拖,高管的话也一变再变,我们已经不相信公司了!”

集团内部某位被拖欠工资的员工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欠薪这件事之所以今天会彻底大爆发,就是因为今天这封《致员工》。我们认为,公司在公开信中暗指,部分‘闹事’员工的‘造谣生事’影响了公司回款。事实上,汉能集团在员工闹事之前并未采取任何措施。”

该员工说道,“在7、8月的时候,如果有高管站出来鼓舞大家,并表示希望大家可以和公司一起共渡难关,我们都不至于如此生气。相反,公司借着搞‘优化’的名头,变相裁员,使得员工情绪不稳。公司原本流动性就很大,这2个多月来更是走了2000多人。”

此外,该员工还指出,汉能集团内部政策有问题。他表示,“我刚进入职的时候,公司实行的是‘358’政策,即根据不同的销售级别,每个月发3000元、5000元和8000元的工资。‘358’政策才实行了短短1个多月,因以工资太低留不住人,公司便将工资分别上调至了5000元、8000元和1万元,上调之后就出现了工资缓发的问题,没过多久公司干脆就不发工资了。公司政策几乎每个月都在变来变去,八月初的时候公司还有将近9000多人,现在只剩6000多人了。”据悉,目前欠薪已蔓延至整个汉能系,江苏、山东等地员工都在讨薪。

因关联交易被停牌

记者梳理发现,汉能集团的问题早已有迹可循。

汉能集团全名为汉能移动能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曾是国内所有的民营企业中,规模最大、专业化程度最高的清洁能源发电企业。2011年,汉能集团登陆香港资本市场,并在2014年8月26日更名为汉能薄膜发电(以下简称“汉能发电”)。

2015年5月20日,汉能发电遭遇港股市场的做空,股价面临洗仓式下跌。虽然汉能发电在20分钟内紧急停牌,股价还是下跌了近47%,市值也蒸发近1440亿港元。

此次股价暴跌也引起了香港证监会的注意。2015年7月15日,因被质疑与母公司汉能集团的关联交易,香港证监会勒令停止汉能发电的股份买卖,并不得复盘。

公开资料显示,2010年-2014年,汉能发电的大部分收入来自于向汉能集团销售设备所得。

此后,汉能发电就一直处于停牌状态,于今年6月正式从港交所退市。分析人士表示,起初汉能发电的退市方案以现金或股票置换,但现金方案被放弃,汉能发电以私有化换股方式进行,侧面也反映出汉能的流动性紧张问题。

多次缓解现金流压力

其实,汉能为缓解现金流紧张的问题也曾采取措施。

有内部员工向记者透露,2018年汉能集团强制要求员工购买公司的非公开定向发行理财产品,用于投向辽宁省营口市与汉能集团合作建设的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最低认购起步20万元,且岗位级别越高,需要认购的额度越多。

该消息人士称,“该理财产品总体规模约6亿元。当时公司告诉我们,如果员工认购完成率低于50%,部分人员可能被辞退;如果认购完成率高于50%但不达标,部分人员可能被降薪。”

根据上述人士统计,涉及该理财产品的员工大约有300人。

但汉能方面此前就已多次否认过上述强制购买行为,称其曾鼓励员工推荐亲友及本人自愿购买,但从未对员工提出强制性购买要求。

除上述理财产品外,汉能集团最优质的资产金安桥水电站的部分股权也出质给银行用以缓解现金流压力。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8月,金安桥水电站被法院强制拍卖了51%的股份。不过又在9月,该拍卖项目被被撤回,撤回原因为:案外人对拍卖财产提出确有理由的异议。

光伏产业梦碎

为让汉能集团重回巅峰,其创始人李河君似乎也做了不少努力。近年来,汉能重压光伏产业,在国内广泛布局“移动能源产业园”项目。

根据2018年年报,汉能发电的营口移动能源产业园总投资高达340亿港元,而2018年汉能发电仅实现营收212.5亿港元,净利润51.93亿港元。也就是说,汉能发电花掉了几年的净利润投资了一个产业园。

然而,2018年国家一系列的政策出台无疑是对汉能集团的又一重击。

2018年5月,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国家能源局发布《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通知指出,根据行业发展实际,暂不安排2018年普通光伏电站建设规模。在国家未下发文件启动普通电站建设工作前,各地不得以任何形式安排需国家补贴的普通电站建设。

事实上,除政策变化外,汉能自身的经营问题也一直没能得到解决。

截至2018年,汉能发电的贸易应收款项、应收合同客户总额、合同资产、应收票据、其他应收款项等四项应收款项目总额共计201.38亿元港币,同比增长82%。其中,合同资产一项就高达121亿元港币。

此外,汉能发电的现金流似乎也出现了问题。截至2018年年底,汉能发电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为3.6亿港元,同比大幅下滑了85.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