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企业 >

河北安丰钢铁的重生之路:不可回避的去产能与环保问题

时间:2019-08-06 11:43:49       来源:资本观察网

今年夏天,河北环保形势严峻,钢铁行业的停限产要求更加严格,就在7月份,唐山已经有两个钢铁厂的负责人,因为未严格按照停限产要求生产,被公安机关行政拘留。虽然停限产力度加大,但是今年6月,钢材价格走势持续下降,进入7月根据停限产情况小幅波动,也未大幅回升。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6月份,全国生铁、粗钢和钢材(不含重复材)产量分别为7014万吨、8753万吨和10710万吨,分别同比增长5.8%、10.0%和12.6%;日产粗钢291.77万吨,再创历史新高。6月末,国产铁精矿和进口铁矿环比分别上涨63元/吨和11.62美元/吨,升幅分别为7.74%和11.72%,废钢价格小幅上升,环比上升6元/吨。与上年同期相比,国产矿、进口矿价格分别同比上升46.66%和71.05%,废钢价格同比上升10.64%。从总体情况看,铁矿石价格快速、大幅上涨,推动钢铁生产成本继续上升,而价格保持平稳,市场整体供大于求,成品钢库存压力大。钢铁企业整体利润偏低,与去年同期相比,利润下降较多。

面对钢铁行业利润下行压力,在河北省有一家钢铁企业依然出资3.6个亿,在当地建设中学,回报社会。而这家企业,就是2016年底被国务院通报批评过,并且进行了惩罚性减产的河北安丰钢铁有限公司。

惩罚性压减措施前的安丰钢铁

河北安丰钢铁有限公司位于昌黎县靖安镇秦皇岛西部工业园内。《商业观察》通过天眼查获知,河北安丰钢铁有限公司于1999年8月18日在秦皇岛市昌黎县工商行政管理局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张庆坡,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带钢、连铸坯、面包铁、线材、棒材(热轧带肋钢筋)等。目前实缴注册资本26亿人民币,公司实控人为张庆敏,控股73.08%。

安丰钢铁由张庆敏一手创办。2002年,公司更名为秦皇岛新安钢铁有限公司,2004年3月,又更名为秦皇岛安丰钢铁有限公司,从此,“安丰”这个品牌沿用至今。2014年10月,公司再次更名为河北安丰钢铁有限公司。

在2007年以前,昌黎县有多家钢铁厂,安丰公司规模起初并不算起眼。最初阶段,安丰公司主要通过内部融资实现企业的资本原始积累。据资料显示,当时公司的资金来源于工人内部集资和周边农民的投资入股,当时共吸纳民间股金1.6亿元,在册小股东226户,参与入股农户1002户。

随着企业的发展,安丰公司逐渐显露出家族企业的特征,当时公司总经理是张庆敏的儿子张玉春,公司的高管也大部分是“张家人”,比如分别担任法人和监事的张庆坡、张庆来。

而据2007年昌黎县政府工作报告显示,自2003年以来,昌黎县也开始了产业布局,包括钢铁行业在内的冶金制造业“坚持技改扩建不停步,逐步成为县域工业的有力支撑”。在这一过程中,昌黎县一边压减落后产能,一边鼓励产业发展,其中,一些小的民营钢铁企业被勒令停产,最终留下来的,只有安丰、宏兴和顺先三家。2009年,秦皇岛西部工业园建成,安丰和宏兴都被划入园区,开始了更大规模的扩张。

对于昌黎而言,由于东临北戴河,有一条黄金海岸,环保压力尤其大,而昌黎本身又并不盛产铁矿石,本不具备发展钢铁产业的条件。但由于安丰公司地处昌黎西部的靖安镇,远离东部的海岸线。而且靖安镇与唐山市滦县之间只隔着一条滦河,借助唐山钢铁产业发展的区位优势,形成了产业集聚。

更重要的是,两家企业已经成为昌黎县经济发展的支柱,也是昌黎的利税大户。2007年4月,昌黎关停了7家钢铁企业,留下宏兴和安丰两家。据时任昌黎县委书记的刘建军介绍,当时,钢铁产业占全县财政税收的30%,而剩下的2家企业则占到所有钢铁企业税收的70%。

2008年,安丰公司以上一年166.70亿元的营业收入进入河北省百强企业,排名第39位。2009~2013年河北省百强企业排名数据显示,2008~2012年,安丰公司的营业收入从30.32亿~98.56亿元不等,排名浮动较大。2014年落榜一年,2015年、2016年再次上榜,上一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66.70亿元和116.54亿元。到了2016年底,安丰公司的注册资本已增至12亿元,股权结构也变成由张庆敏个人持股。

而据昌黎县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以安丰、宏兴和顺先三家企业为龙头的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工业产业年产值达172.9亿元,实现利税11.8亿元,分别较上年增长10.43%、41.87%。

钢铁已然成为昌黎县的支柱产业。此外,冶炼设备也在逐步提升,截至2016年底,安丰公司共有10座高炉,8座转炉。此外,河北省发改委2016年9月批复给安丰公司的1780立方米热连轧带钢项目。

重生的安丰钢铁

2016年11月2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国务院常务会议听取钢煤行业去产能情况汇报时,怒批煤炭钢铁去产能“确实存在个别不守规矩、偷奸耍滑的企业,国务院要派调查组坚决查处、严肃追责”。李克强指出:“对于那些顶风违规、想要火中取栗的个别企业,要抓典型、严肃处理,不能让‘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在被国务院总理怒批的这些企业中,就包括安丰公司。会议第二天,由发改委牵头的调查组就抵达昌黎县,对安丰公司进行了现场调查。

2016年12月10日,河北省委、省政府印发《关于对河北安丰钢铁有限公司违法违规建设钢铁项目相关责任人给予纪律处分的通报》,问责范围囊括了厅级、处级、科级干部。

2016年12月29日发布的国务院调查处理情况通报中,问责范围进一步扩大,三名安丰高管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而公司法人张庆坡则被立案侦查。河北省副省长张杰辉等多名官员受到行政警告等处分。此外,中央还责令河北省限期拆除安丰公司1000立方米以下高炉和100吨以下转炉,这就意味着公司将拆除6座高炉和5座转炉,仅剩5座1000立方米以上的高炉和3座100吨以上转炉,短期内产能将被大大压减,经济损失不可预估。此次惩罚性减产,给安丰带来了近乎毁灭性的打击,当时一直有安丰要停产关厂的传闻。

由于在2016年底被国务院通报批评,2017和2018年,安丰钢铁不能参评河北百强企业。但是这并不影响安丰在行业的排名,安丰钢铁在“2018年中国民营企业500强(钢铁行业)”中,排名全国第37名,全年营收180亿元,位列河北省民营钢铁企业第12名。

安丰钢铁在惩罚性减产后,营收并没下降,反而上升。知情人士告诉《商业观察》,这两年多以来,虽然安丰把落后产能全部淘汰了,但是通过不断购买其他钢铁企业的产能。2017年4月,昌黎关停了顺先钢铁,将顺先剩余不能再次建设的产能,卖给了安丰钢铁。安丰经过几次这样的产能收购,整体产能不降反升,所以能够超出减产之前的水平,实现扩大生产。不仅仅是购买了钢铁产能,安丰钢铁还自建了焦化厂等其他配套产业设施,以更好地服务自身钢铁生产。

安丰钢铁的快速发展,也给当地带来了一些实惠。除了给昌黎县创造巨大的税收收入外,给所在村镇都带来很大好处。安丰钢铁的实控人张庆敏,还担任着昌黎县靖安镇南村东的村支书,该村的很多公共设施,都是张庆敏带头修建的,村里的人不用再靠天吃饭,如果夫妻双方都能在家门口的厂子里上班,可以轻松月入万元。每年,张庆敏也会资助村里的困难群体,还会给村里老人钱。从2019年9月开始,村里的孩子就可以在家门口上设施一流的学校了,安丰钢铁出资3.6亿元兴建了安丰中学,于今年开始正式招生。

不可回避的去产能和环保问题

近年来,国家一直出台钢铁去产能政策和要求,但是产能去了不少,产量却又多了。以安丰钢铁为例,2017年初对其惩罚性减产,按说产能、产量、收入应该全面降低,但是通过倒转腾挪,安丰在淘汰落后产能的同时,又大量购买了其他钢铁厂的产能,建起了更大的高炉和转炉。再加上目前钢铁行业普遍存在瞒报产能的现象,产量往往要超出产能50%以上。所以,一个被惩罚性减产的钢企,在两年内都能产能、产量、收入齐增长,更不用说其他钢企了。

河北的空气质量一直在全国垫底,跟河北是全国钢铁重镇有很大关系。虽然近年来全省,尤其是唐山的停限产政策已经常态化,但今年执行力度异常严格。就在7月11日,河北华西钢铁有限公司烧结厂调度长赵某因未严格按照停限产计划停产,已被唐山市公安局行政拘留。7月19日,唐钢集团唐银钢铁厂没有严格按照停限产的要求,总经理庞某已被开平区公安分局行政拘留。

环保问题一直是钢铁产业的痛点,在安丰成立初期就曾因为污染物的排放和粉尘,和当地村民屡生争端。尽管这几年排污方面有所好转,但扬尘依然较为严重。即使钢铁厂已经符合了现有的环保要求,也不可能对当地环境不造成污染,否则也不会在治理大气污染的时候,首先要求钢铁厂停限产。

对村民来说,虽然得到了些实惠,但是企业对环境的污染弊端,逐渐也会显露出来。有村民告诉《商业观察》,近年来,村民的患癌发病率在逐年上升。

据企业内部人士透露,由于安丰钢铁是家族式企业,管理上还存在很多不足,尤其是安全生产责任主体不明朗,导致安全事故频发,附近在安丰钢铁工作的村民,每年都有因安全事故去世的。

安丰钢铁虽然在给当地政府创收和提升当地人民生活水平上做了很大贡献,但是对当地环境的破坏等负面问题也不可回避。就目前来看,要青山绿水还是要真金白银,恐怕当地村民无法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