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经济 >

科伦药业一年54.5亿销售费“开发维护”市场 商业贿赂案涉案金额超300万

时间:2019-07-08 12:28:05       来源:长江商报

销售费用增长过快成为药企的“照妖镜”,日前,财政部宣布开展医药行业会计信息质量检查工作,医药销售费用成为核查重点。科伦药业(002422.SZ)在迎来业绩最好一年的同时,“真面目”也可略窥一二。   长江商报记者统计发现,科伦药业2016年销售费用仅为12.54亿元,2018年为59.87亿元,两年间增长377.43%。而科伦药业销售费用中的“市场开发及维护费”,从2016年的8.72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54.51亿元,两年大增525.11%。

科伦药业拥有销售人员808人,平均起来每人每年要花741万元的销售费用,要花675万元来“开发维护市场”。

长江商报记者还发现,自称与商业贿赂“绝缘”的科伦药业,近5年来被查出多起商业贿赂案,涉案金额超过300万元。

有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两票制”全面铺开后,药企近年销售费用激增,科伦药业很有可能借用会议费等销售费用的名义,给中间环节“返点”,存在大面积商业贿赂的可能。

2018年销量仅增长0.71%

“科伦药业输液板块业务在全国的布局已经完成,未来将继续加大研发创新投入,突破‘天花板’。”这是2019年4月,刘革新在股东大会上的陈述。

资料显示,科伦药业主要从事大容量注射剂(输液)、小容量注射剂(水针)等25种剂型药品,主要产品涵盖麻醉镇痛、中枢神经、抗感染、肠外营养等领域。

2018年年报显示,科伦药业输液类销量为44.98亿瓶/袋,在国内市场的占有率处于第一位。如果按照14亿中国人计算,平均每人每年要注射3.2瓶科伦药业此类产品,刘革新也无愧于“输液大王”的美誉。

面对如此骄人的成绩,刘革新依然不骄不躁,依然要突破“天花板”。数据显示,科伦药业输液类2018年销量仅增长0.71%,2017年则更少,为0.63%。

不过,销量增长疲软,并未影响到科伦药业的业绩增长。数据显示,科伦药业输液类2017年和2018年营收分别为75.59亿元和98.8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6.12%和30.37%;毛利率分别为63.7%和71.18%,同比分别增长10.76%和7.48%。

同时,科伦药业非输液板块也表现强劲,2017年和2018年37.52亿元和62.42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8.68%和66.37%;毛利率分别为27.61%和42.68%,同比分别增长3.89%和15.07%。

更为可观的是,2018年年报显示,科伦药业实现营业收入163.52亿元,同比增长43%;实现净利润12.13亿元,同比增长62.04%。而且,科伦药业扣非净利为11.13亿元,同比增长698.96%。

2018年也成为科伦药业上市以来,业绩最好的一年,该公司将增长主要归功于输液产品结构持续优化,以及非输液产品销售规模扩大。

单季营收相近净利差距大

有意思的事,科伦药业的业绩变现并不稳定。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科伦药业第一到第四季度的营收分别为39.32亿元、38.6亿元、44.39亿元和41.2亿元,但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83亿元、3.91亿元、2.29亿元和1.64亿元。

显而易见,科伦药业四个季度的营收较为平均,但营收最高的第三、第四季度的净利润环比反而大幅下降。

而且,即便是业绩高速增长,科伦药业觉得自己依然留有“遗憾”。

科伦药业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因公司持续大力推进“创新驱动” 战略,研发费用增加;公司加强销售及新药推广力度,市场开发及维护费、市场管理、学术推广费等增加;市场融资利率上升,公司财务费用增加;公司生产规模扩大及持续推动技术改造,修理费增加。由于上述几方面的主要因素,影响了公司净利润的增速。

加强销售及新药推广力度,为何成了科伦药业净利润增速变缓的“罪魁祸首”?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科伦药业2013年至2016年,科伦药业的销售费用分别8.87亿元、10.49亿元、10.28亿元和12.54亿元,占营收比例分别为12.98%、10.65%、13.24%、14.64%。

一位从事医药销售的企业负责人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药企销售费用保持在10%到20%之间,属于合理水平。如果费用增长较快或占比较高,则存在通过销售费用中的广告费、会务费、咨询费、学术推广费等,“洗出”现金兑付回扣的行为。

数据显示,2017年和2018年,科伦药业的销售费用分别为30.74亿元和59.87亿元,分别占营收23.88%和36.61%。两年间,科伦药业销售费用增长377.43%。

如果平均到每天,科伦药业销售费用为1640万元,而董事长刘革新年薪仅120万元,不及十分之一。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18年,科伦药业销售费用中,“市场开发及维护费”达54.51亿元,同比2017年的26.43亿元增长106.32%。而2016年,该费用仅为8.72亿元,两年大增525.11%。

2018年年报显示,科伦药业拥有销售人员808人,平均起来每人每年要花741万元的销售费用,要花675万元来开发维护市场。

商业贿赂案涉案金额超300万

科伦药业销售费畸高是否合理,是否存在商业贿赂等行为?近日,长江商报记者向科伦药业发去采访函,但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不过,长江商报记者发现,自称没有商业贿赂“基因”的科伦药业,却多次被抓现行。

早在2013年10月,科伦药业在《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透露,政府进行的医药行业的反商业贿赂行动,对医药行业尤其是以临床产品为主的一些企业的影响是非常大的。但对公司而言,没有任何影响。

科伦药业表示,公司采用的是总经销商和总代理商的销售模式,这种模式本身也可以有效的规避商业贿赂。从行业来讲,输液行业同质化的竞争非常激烈,价格都非常低,一般情况也没有商业贿赂可以操作的空间,所以医药行业反商业贿赂的行动对公司没有造成任何影响。

说大话的结果往往是被啪啪“打脸”,科伦药业也是如此。

中国裁判文书网资料显示,科伦药业医药代表吴某在2011年至2013年间,向某地卫生院院长行贿,回扣款共计6150元。长江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科伦药业近5年来,被查处的商业贿赂案,涉案金额超过300万元。

有业内人士向长江商报记者表示,“两票制”全面铺开后,药企代理商逐步退出,企业无法通过“中间渠道”支付回扣,销售费用此时被“派上用场”,从而导致大幅提升。

该人士还表示,科伦药业有多次商业贿赂的“前科”,而且近年销售费用激增,“很有可能借用会议费等销售费用的名义,给中间环节‘返点’,存在大面积商业贿赂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