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闻 > 热点 >

今年以来,银保监会批复新开业或批准筹建的保险机构一共有6家

时间:2019-12-23 08:28:06       来源:券商中国
2019年仅剩不到10天时间,回望这一年,保险公司股东股权持续严监管,批复尺度收紧下,获批事项较少。

券商中国记者结合银保监会官网及上市公司公告等公开信息统计,年初至今,银保监会共批复新开业或筹建的保险机构共计6个,其中新批筹的仅1家,为外资养老险公司,明显少于往年的批复情况。另外,批复险企变更股权15项、批复注册资本变更15项,延续了近年的准入收紧态势。

不过,其中,外资的获批事项占到了全部批复的大约四成,保险业加大对外资开放的推进和落实力度,由此可见一斑。此外,险企国资股东的增资、股权转让和划转事项,险企问题资产处置类相关变更事项,也是今年获批的主要内容。

今年保险新牌照、入股、增资批复仍趋紧

据券商中国记者统计,今年以来获批的险企新设、股权变更、资本变更这些重要事项变更,分别为6项、15项、15项,获批情况延续2018年的收紧态势。

批复情况也反映出今年保险业股东股权领域的三个主要动向:一是外资保险机构新设立或增资,二是险企国资股东的增资、股权转让和划转,三是险企问题资产处置类后续相关事项。

1、仅新批筹建1家,为外资养老险

今年以来,银保监会批复新开业或批准筹建的保险机构一共有6家,其中,4则批复与外资有关,两则与安邦重组有关。

包括:安联中国保险控股开业、工银安盛资产开业、交银康联资产开业、恒安标准养老保险筹建,以及大家保险集团设立、大家财险设立。

其中,新批筹建的机构仅1家,通常被视为发放保险牌照,即恒安标准养老保险,这是1家外资养老金管理公司。

1家的批筹数量,延续了2018年的“少”的态势,也比2018年更少。2018年,共有4家新批筹保险机构,包括工银安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交银康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中信保诚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大韩再保险公司在华分公司,其中前2家已在今年获批开业。

而在稍早的年份,一年新批筹建保险机构情况是:2017年6家;2016年最多,为20家;2015年13家。

2、批复股权变更:仅6家新企业“通关”新晋险企股东

在记者统计的获批的今年来共计15个险企股权变更事项中,转让股权的企业共计24家(含财政部),受让股权的企业共计14家。这14家企业中,有8家为已经入股保险公司的企业,6家为保险公司的新股东。

也就是说,今年来,仅有6家企业通过收购保险公司股权的方式,进入保险业。包括:安达百慕大保险公司、国厚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蚌埠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湖北省交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大家保险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深圳市鸿志软件有限公司。这些公司,多属于外资、地方国资、险企股权处置的情况。

相较2018年,新进入保险业的企业数量也有所减少。据券商中国记者统计的数据,2018年共计批复15家次的险企变更股权事项,批复受让股权的企业共计23家,其中有18家公司为新面孔,获批成为新晋的险企股东。

3、15项资本变更获批,中外资险企各半

在获批资本变更事项的15家次险企中,有外资险企7家,中资险企8家。中资险企中,大部分为国资或地方国资系险企。

从批复时间上看,年初的1月份为一个集中批复时期,批复了5家险企的增资申请,含4家外资险企(富邦财险、利宝保险、国泰财险、北大方正人寿)和国元农险,后者为安徽地方国资系险企。

此后月份批复数量较为平均,获批增资的主要包括:3家外资再保险机构(法国再保险、汉诺威再保险、德国通用再保险)对在华分公司的增资,中邮人寿从150亿增至215亿元的大手笔增资,人保集团和人保再保险增资,长安责任保险引入2家新的战略投资者增资等。

另外,安邦保险集团注册资本减少获批,从619亿元减少至415.39亿元,减少的注册资本用于新注册成立大家保险集团。

外资“跑步入场”,占重要获批事项的四成

从记者统计的上述新牌照发放、股东股权变更、注册资本变更等重要事项中,可以看出,外资占据了相当比重——36个获批次事项中,与外资相关的有15个,占比达四成。甚至有保险业人士趣称,外资正在国内享受“超国民待遇”。

银保监会信息显示,今年1-10月,银保监会批准包括创兴银行上海分行、澳门国际杭州分行、韩国釜山南京分行、恒安标准养老保险有限责任公司在内的18项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筹建申请,批准包括约旦阿拉伯银行上海分行、工银安盛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交银康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内的15项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开业申请。11月,批准首家外资独资保险控股公司德国安联(中国)保险控股有限公司开业。1-10月,还批准外资银行和保险机构增加注册资本或营运资金共计152.72亿元。

野村中国金融机构研究主管唐圣波近日在中国2020年保险业展望电话会上表示,保险业对外资扩大开放的基调去年就已形成,但今年的开放力度还是超出预期的,甚至是历史性的。

如,德国安联在中国的保险控股公司获批开业,控股公司类似于集团性质的牌照,这一批准是超出预期的。此前安联已在内地布局了寿险、财险和健康险公司。

另外,安盛天平外方股东法国安盛将对该公司100%持股,由于安盛天平在全国有25家分公司,这意味着它将成为第一家全国性覆盖的外资独资保险企业,超出以往外资企业经营区域仅在个别省份的情况。

唐圣波预计,在这种开放的政策环境下,外资险企会积极把握机会。已有国内布局的外资险企,会希望扩大投资和持股。比如,安达保险在逐步获批对华泰保险集团增持超过25%、30%后,还在寻求绝对控股权。而现在没有进入中国市场的,或者此前有进入但退出了的外资保险机构,可能将通过申请新设保险公司或收购股权的方式进来。国内存在一些险企经营时间较长,但经营情况不太好,盈利情况较弱,业务增速也较低,可能会有老股东寻求退出,这也将给外资提供入场的机会。

“我们希望现有在华外资银行和保险公司能够充分利用进一步开放带来的新的发展空间,不断提高外资机构的经营活力与管理能力。同时,在平等互利的基础上,我们欢迎更多符合条件的外资金融机构来华设立机构、开展业务。我们将继续坚定不移地履行开放承诺,并努力创造有利于中外资公平竞争、共同发展的市场营商环境。”银保监会12月初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