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 正文

退休后想回西安安度晚年的祁玉民晚节不保

退休后想回西安安度晚年的祁玉民晚节不保。6月15日,辽宁省纪委监委官网发布公告显示,日前经辽宁省委批准,辽宁省纪委监委对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晨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并给予其开除党籍处分。去年底,在华晨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15天后,祁玉民已开始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从2005年由大连市常务副市长调任华晨集团董事长至2019年退休,被称为汽车“局外人”的祁玉民,借贷盘活华晨、大打价格战、实行“拿来主义”、放权华晨宝马等,让他争议不断。而在华晨集团最终走向进入破产重整时,争议落定。

北京商报

退休两年后被开除党籍

2019年退休时,祁玉民留下一句“过往清零,爱恨随意”与执掌了13年的华晨集团告别,但华晨经历的浮沉,让过往无法清零,爱恨更难随意。

公告显示,经查祁玉民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廉洁纪律、工作纪律和生活纪律,构成职务违法并涉嫌受贿犯罪、挪用公款犯罪、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犯罪,且在党的十八大甚至十九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质恶劣,情节严重,应予严肃处理。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监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等有关规定,经省纪委常委会会议研究并报省委批准,决定给予祁玉民开除党籍处分;按规定取消其享受的待遇;收缴其违纪违法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所涉财物一并移送。

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12月起,祁玉民担任华晨集团董事长、总裁;2016年起担任华晨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2019年4月1日,祁玉民正式退休卸任华晨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职位,由阎秉哲接任。

然而,祁玉民退休后,华晨集团频频爆雷。去年底,华晨集团进入破产重整程序。随后,辽宁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华晨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拿来主义”埋隐患

值得注意的是,执掌的13年间,祁玉民曾带领华晨集团走出低谷。祁玉民刚接手时是华晨集团连续亏损的第三个年头。上任后,祁玉民短时间拿到银行7亿元贷款,并实施一系列改革。同时,为扭转华晨严重亏损局面,祁玉民选择下调华晨中华自主品牌车型售价,其中彼时在售的中华尊驰车型最高下调4万元,新车型骏捷也提前2个月下线,并定价在10万元以内。

祁玉民将该策略称为“不合理定价后的价格回归”,这不仅搅动了中国车市,也让华晨集团在短期内销量回升。数据显示,2006年华晨集团销量超20万辆,同比增长71.4%;2007年华晨中华销量持续上升并扭亏为赢。

此后,随着国内车市竞争加剧,华晨集团推出高端品牌——华颂,希望通过“冲高”实现再突破。2015年,首款车型华颂7上市,官方指导价高达23.77万-28.77万元,但该车型推出后销量一直处于低位,单月销量维持在几百辆,2017年8月销量归零。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专家委员会成员颜景辉表示,从华颂品牌车型推出后的低迷销量可以看出,华晨集团对产品的定位产生误判。此前,华晨集团依靠“价格战”策略在短期内增量,但也给消费者留下产品定位中低端的印象,为后期发展埋下隐患。

业内人士认为,华晨集团的问题在于没有核心技术,虽然一直用“宝马发动机”作为营销噱头,但随着国内车企加大自主研发投入,华晨却始终缺乏自主研发能力,最终被边缘化。

然而,在祁玉民看来,对于底子太薄的华晨来说,有“拿来主义”就够了,这也让华晨集团自主品牌板块失去了翻身机会。财报显示,2019年华晨集团营收40.27亿元,税前利润则高达62.92亿元。事实上,华晨宝马已成为华晨集团主要利润贡献者。数据显示,2019年华晨宝马净利润为76.26亿元,若剔除净利润,华晨集团其他业务净利润则亏损10.64亿元。

不过,随着股比放开政策落地,华晨集团与宝马的衡局面也被打破。2018年10月,宝马宣布与华晨打破50:50的股比合作关系,前者作价36亿欧元收购华晨宝马部分股权,将持股比例升至75%。这意味着,交易完成后华晨集团将丧失对华晨宝马的控制权,同时华晨汽车与华晨宝马未来利润分成现状并不明朗。

彼时,祁玉民表示,“作为大型企业一定要着眼未来,2022年之前与其等待市场变化不如主动布局,提前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有利于双方更顺畅地安排接下来的新车引入计划及其他长远战略实施”。但是,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一举动也让华晨方面进一步失去在合资公司中的话语权,在自主板块羸弱情况下,失去对“利润牛奶”华晨宝马的掌控,将让华晨集团面临利润分成减少的风险。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双方宣布股权调整第二天,华晨集团在中国香港的上市公司华晨中国复盘股价大跌17.47%,当日股价跌幅最高股超过27%,一日之内市值蒸发144亿港元。

频频爆雷破产重整

在此期间,华晨集团也意识到自主板块缺位、依赖合资公司等,并实施一系列改革。但是,长期遗留的问题,还是让华晨集团在去年频频爆雷。

去年7月,华晨汽车陷入“股债”风波中,被曝负债千亿元,多笔股权被冻结;8月,大公国际和东方金诚先后将华晨集团及其多只债券列入评级观察名单。广发证券发展研究中心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0月23日,华晨汽车集团未偿债券共14只,债券余额合计172亿元。从到期分布看,华晨汽车集团到期及回售压力集中在今年和明年,债券到期及回售规模分别为65亿元、92亿元,涉及债券分别为4只和8只。

去年11月13日,华晨集团债权人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向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华晨集团重整。随后,辽宁省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正式裁定受理债权人华晨集团重整申请,这标志着华晨集团正式进入破产重整程序。

然而,华晨集团破产重组尚未明朗,华晨集团却继续爆雷。今年1月12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出纪律处分决定书,对华晨集团及其董事长、信息披露事务负责人予以公开谴责。

随后,今年4月金杯汽车和申华控股发布公告表示,公司控股股东华晨集团及其相关领导收到证监会的行政处罚通知。证监会对华晨集团的虚假申报证明文件进行严厉问责,并对华晨集团处以5360万元罚款。针对华晨集团破产重组的进展,北京商报记者联系华晨相关负责人,但截至发稿,尚未得到回复。(作者:刘洋 刘晓梦)

关键词: 西安 安度晚年 祁玉民 晚节不保

热门资讯

最新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