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 正文

上海一家百亿私募人事变动引发关注

上海一家百亿私募人事变动引发关注。

业内传出,新晋百亿阵营的趣时资产多位投研人员离职,两位“关键人物”更曾单独管理基金产品。

激励机制不足,抑或是投资理念不契合?

趣时资产第一时间回应:自2020年末以来,已陆续补充投研人员和市场负责人。

资产管理机构的人员流动本属于一种正常现象,但在趣时资产的案例中,创始团队异动,凸显私募机构进化过程的治理之考、团队之困。

01

百亿私募的人事变动

趣时资产成立于2015年9月,创始人是章秀奇,他曾经是沪上知名公募机构的专户投资总监,投身私募后业绩也比较出色。

据天眼查,章秀奇对趣时资产100%控股。

据发行渠道方消息,2020年一位名叫罗会礼的团队创始成员离开趣时资产。另据媒体消息,另一位创始成员熊林也将离开这家私募。

渠道方还反馈,一位名叫李进的市场负责人也已离开趣时资产,但其并非初创团队成员。

至此,有三位骨干人员离开趣时。

02

离任者是谁?

私募机构的人事变动是正常现象,但受到市场关注的罗会礼与熊林,在趣时钟属于投研团队的重要骨干,且都有独立管理产品的经历。

根据格上财富,罗会礼曾管理趣时健康生活1号基金;熊林任研究总监兼基金经理,曾管理趣时稳健增长1号基金。

资料显示,两人都和章秀奇有同一家公司的工作经历。罗会礼在2015-2016年期间曾任上投摩根基金投资经理助理,负责医药等大健康领域的研究支持和个股推荐。熊林也有上投摩根从业经历(2015年加入),在公募期间从事金融、轻工、建筑建材、旅游行业研究,研究领域涵盖了金融、周期和消费板块。

03

私募回应持有人

3月3日下午,趣时资产回应持有人与合作渠道的关切,并指出目前趣时人员有18位,其中投研人员共8位,并计划继续增加2-3位投研人员。

据悉,今年以来趣时引进了百亿私募重阳投资的人士担任市场负责人,以及另一家百亿私募景林资产的医药板块研究员、基金经理。

针对相关人员变动问题,趣时资产如此表示:投资经理在自己跟投产品表现优秀的情况下,可对外发行产品,投研人员表现优秀的情况下,具有内部晋升投资的通道;同时对于表现不合格的人员有淘汰制度。

据悉,上述两位基金经理离职后,趣时资产的基金经理仍保持“1+2”的模式,即章秀奇打理外部募资资金,另外补充的两位投资经理继续管理内部资金。

04

激励不到位?

有市场人士认为,趣时资产两位创始成员离开或与激励机制不够到位有关。

趣时资产则表示,工作满三年的投研人员自2020年起已开始实行分红权激励。

也有说法认为,由于章秀奇100%控股趣时资产,这和业内其他一些私募机构对团队有股权安排的做法有差异。

对此,私募业内人士有不同看法:私募投资机构非常依赖核心人物,也就是创始人,特别是主观多头策略有着明显的个人主导色彩,创始人控股无可厚非。

05

成长的烦恼

撇开人员变动的主观因素,趣时资产的案例也有一个关键背景:管理规模快速扩至百亿元。

据私募排排网,目前趣时资产总计有54只私募基金,具体情况如下:

2021年至今发行14只,2020年发行23只,2019年发行6只、2018年发行2只、2016-2017年发行9只。

可以看出,趣时资产的规模扩张集中于近一年的时间段,而创始团队离职也出现在该阶段。

由于私募基金的商业模式颇为特殊,采取“1.5%+20%”的模式,即申购费1.5%左右,后端业绩提成20%。因此,可想而知,过去一年多,趣时的收益和利润或有明显提升。

由于趣时资产的外部募集资金均由章秀奇管理,其余两位离职投资经理只负责自有资金,规模的差异巨大,可能导致收入激励的区间拉开。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离职人员中还有一位市场负责人(并非创始成员)。这位人士主要负责代销渠道开拓和高净值客户挖掘,管理规模扩容后,更涉及市场人员的利益分配和发展空间。

换言之,趣时资产用了五年时间从小型私募跃身百亿私募,这是一个“蛋糕迅速做大”的过程,而蛋糕做大后团队的分享和激励,乃至价值观都会经历了考验。

这是行业性质的考验,不独趣时一家。

关键词: 百亿私募

热门资讯

最新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