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 > 正文

上半年商业银行利润下降的原因分析

8月10日,银保监会发布的《2020年二季度银行业保险业主要监管指标数据情况》显示,今年上半年商业银行累计实现净利润1.0万亿元,同比下降9.4%;平均资产利润率为0.83%,比上季末下降0.15个百分点。

那么,近十年来商业银行的净利润有没有同比下降的历史呢?为什么今年上半年商业银行的净利润会较大幅度下降呢?

1、历史趋势分析

自2008年金融危机发生至2013年,商业银行净利润增长均在两位数(百分数)以上,其数值分布区间为13.08%至47.37%。这一时期净利润地高速增长,除了宏观经济增长等外部因素,内部因素一方面得益于商业银行改革,包括国有大行、城商银行的股份制改革基本完成,农村信用联社改制组建农商银行机构数量增加;另一方面则在于资产高速、利差较大和风险改善。

2014年至2019年,商业银行净利润年度增幅区间为2.42%至9.65%;其中最大值出现在2014年,最小值出现在2015年(相关详情见图二)。

如果从宏观经济角度看,2014年正是一个增速“换档”之年,即当年GDP增速7.3%,是本世纪最后一次出现7%以上的数值。此后,GDP增速逐步放缓;今年上半年受新冠疫情冲击增速为-1.6%。因此可以看出,商业银行经营状况与宏观经济增长密切相关,即我们经常说的“经济决定金融”,当然前者的风险与盈利情况经常也出现时滞现象。

从年度看,本世纪我们的GDP增速最高两年分别为2006年的12.7%和2007年的14.2%,而商业银行净利润增幅最大值为2008年在47.37%。

从季度看,今年以来“时滞效应”表现最为明显。2020年一季度GDP同比增长-6.8%,但是当季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6001亿元,同比增长5.0%;二季度GDP同比增长恢复至3.2%,但是当季商业银行净利润只有约4000亿元,同比增长-28.4%;上半年累计同比增长-9.4%(相关详情见图三)。

从机构看,在商业银行净利润增幅整体明显下降的形势下,不同类别的不同机构的分化也很明显,其中少数中小银行降幅更加明显。例如,上半年辽阳银行实现净利润0.78亿元,同比增长-88.65%;山东莱州农商银行实现净利润0.60亿元,同比增长-54.20%;浙江海盐农商银行净利润0.86亿元,同比增长-54.01%。

2、资产收入分析

第一,总资产增长趋势。2008年至2019年期间,除了2017年和2018年之外(分别为8.7%和3.6%),其他各年度银行业总资产增幅均为两位数,数值分布区间为10.9%至25.9%。据银保监会最新数据,今年上半年银行业总资产309.4万亿元,同比增长9.7%,从长期看这一增幅相对偏低(相关详情见图四)。

第二,资产收益率变化。今年上半年银行业ROA为0.83%,与去年全年水平相比下降了0.04个百分点。与总资产增幅处于相对偏低水平不同,上半年ROA是自2007年以来最低数值(与年度比)。

同时从多种利率比较看。2019年6月,改革前的LPR一年期和五年期分别为4.25%和4.85%,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66%;2020年6月,一年与五年期LPR已经分别下行至3.85%和4.65%,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下降到5.06%。

放缓的规模增长与最低的收益水平相结合,银行业的营业收入自然有所放缓。预期下半年商业银行收入增长放缓的趋势还将延续。

3、风险支出分析

第一,从贷款质量看主要风险状况。一是从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看。2008年至2014年数值均在1万亿元以下;2015年突破1万亿元;2018年不良余额突破2万亿元;今年6月末为2.74万亿元,正在向3万亿元靠拢。

二是从不良率看。在2011年至2013年商业银行不良率持续三年保持1.0%的历史最低值之后,即使在核销力度加大、贷款总额分母增大的背景下,不良率仍然表现为缓和上升趋势。今年6月末,银行业平均不良率达到2.10%,其中商业银行不良率1.94%(相关详情见图五)。

关于贷款总额分母做大的力度,我们可以看到尽管与2008年至2010年“四万亿”时期相比贷款增速有所放缓,但是近年增速也从未低于10%。2017年至2019年人民币贷款增速分别为12.7%、13.5%和12.3%;今年上半年,RMB贷款同比增长13.2%,已经高于上年年度水平。

关于前文所述核销不良的力度,我们可以看到2018年和2019年银行业核销不良贷款分别为10151亿元和10551亿元。每年核销不良贷款数额过万亿元,尚未包括其他处置方式,由此这种力度可见一斑。今年上半年,核销不良贷款数额4463亿元。预期下半年核销力度加大的趋势仍会延续。

第二,从资产减值看营业支出增长。商业银行需要加大核销力度,就必须加大资产减值损失的计提力度。2018年和2019年,整体计提贷款减值损失分别为6850亿元和5941亿元,与同期核销不良的比值分别为67.48%和56.31%。

今年上半年,商业银行计提贷款减值损失5003亿元,与同期核销比值为112.10%,力度明显比前两年加大(相关详情见图六)。

由于不良率的反弹,即使在计提贷款减值损失加大背景下,整体拨备覆盖率水平有所下滑。2018年末和2019年末,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为186.31%和186.08%,贷款拨备率分别为3.41%和3.46%。

今年6月末,拨备覆盖率为182.4%,相对明显有所下降;贷款拨备率为3.54%,相对略有上升。目前,市场普遍预测监管层可能会将非系统重要性的商业银行拨备覆盖率标准线由120%降至100%。

当然,再不增加计提则减值准备会相对不足。而资产减值损失的增长,成为今年上半年商业银行营业支出中最大变量、增量因素。根据宏观经济增长形势变化与监管政策要求,预计下半年仍将保持较大的计提力度。

结语

综上所述,今年上半年商业银行净利润同比大幅下降,既有收入侧的因素,更有支出侧的因素。前者主要来自经济增长下行压力背景下资产收益水平的下降,后者主要来自风险状况变化背景下资产减值损失的增加。

同时这一现象的背后,既有被动性的因素,也有主动性的因素。前者主要反映为外部经济形势、信用风险的变化,后者主要反映为高层与监管层的合理让利、未雨绸缪的要求,以及商业银行的实际需要与政策执行力。

热门资讯

最新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