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热点关注 > 正文

中兴通讯向下扎根,坚持将最难的事做到最好

“十四五”开局之年,全行业数字化转型建设按下了加速键。第三方机构预计,2025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将达到60万亿元人民币。

2020年,中兴通讯提出“数字经济筑路者”的定位,通过持续技术创新,向下扎根,为国家经济和产业转型贡献力量。

中兴首席战略官王翔近日接受记者专访,畅谈了中兴在数字化转型上的实践和思考。他说,数字化转型这场竞赛中,明年即将迎来“三步走”计划中的“超越期”,中兴的目标是向“世界500”强这个目标迈进。

用5G制造5G,打造“原子力”

数字经济是大势所趋,5G已经成为新基建的核心引擎。

在南京滨江开发区的中兴通讯生产基地,5G网络已经全覆盖,生产全流程部署了云化AGV、8K机器视觉、云化PLC、智能仓储、工业穿戴、数字孪生、生产现场监测等10个典型5G应用,预计生产车间全面无人化很快就能实现。

作为一个智力密集型的高科技和全球化企业,中兴通讯早在2016年就已经启动自身的数字化转型。2020年,中兴通讯提出“数字经济筑路者”的自我定位。“路,是网络和计算,这个领域中兴在全球排前四;筑,是修路的过程,是为行业用户助力和赋能”,王翔说。“路”修得好不好,先要自己用上才知道。在南京生产基地,中兴通讯“用5G制造5G”,自2020年3月正式投产以来,这里每分钟可生产5台5G基站并发往全球,并已实现人工减少40%、不良率减少20%、生产周期缩短30%,生产效率提升40%。

“数字经济处于前期的尝试和实践阶段,‘被实践’的基本上都是行业龙头,这些企业认可之后,才能向更广泛的领域复制”,王翔说。然而千行百业各不同,滨江工厂的模式如何向外复制?

中兴的解法是把工序“原子化”。王翔告诉记者,中兴将滨江工厂的解决方案进行拆分,量化成40多个“原子”能力,让每个“小单元”在一个特定的场景下能够独立使用,然后根据不同行业的特点对每个“原子”重构,形成完整的行业解决方案。

截至目前,在超过15个行业中,中兴通讯与全球90余个运营商、500多个合作伙伴开展了广泛的5G创新应用探索,形成了大量行业创新应用范例。在泰国的工厂,在比利时的港口,在奥地利的农场,在中国的工业、交通、电力、环保等众多领域,泛5G等新型信息技术带来的改变正在悄然发生。“我们在不同行业里有接近百个细分场景,未来这些场景都‘可编程可组合’”。

向下扎根,坚持将最难的事做到最好

为数字经济筑路,中兴通讯坚持做最苦、最难的事。王翔说,一个完整的数字化转型不是按天算,是按月甚至年计算的,但中兴争取做到极致。

中兴通讯内部一直提倡,数字化转型要到一线去研发,到一线去发现需求,到一线去创新,与行业客户聚集在一起获得更大的成功。过去一年多时间,中兴通讯跟三一重工、鞍钢、中信银行等进行了大量的应用实践,沉淀了丰硕的成果。

以三一重工为例,2019年起就与中兴通讯全面合作,围绕5G推动智能制造产业升级,以三一重工北京和长沙产业园区为试点区域,在工业AR、工业控制、无人驾驶、园区无人安防等领域共同研究探索基于5G的业务应用场景,打造5G应用样板。王翔说,中兴用“空杯”的心态全身心投入,了解行业痛点、机理和流程,“我们从小入手,逐步改造,不断持续迭代,持续优化”。

因为投入周期长,更要保持定力,向下扎根。“数字化转型不是需要,而是必要”,王翔说,为了做好“筑路者”这一角色,中兴坚持关键技术自主创新,加大从芯片到架构研发投入。

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至2019年,中兴研发投入分别为122亿元(单位:人民币,下同)、127.6亿元、129.6亿元、109.6亿元和125.48亿元,连续5年都在百亿元以上。2020年,研发人员数量为31747人,占总人数的43%,研发投入金额达到147.97亿元,占营收比重为14.59%,创下了历史新高。

科技创新领域,没有幸运儿,只能苦苦地探索。“别人问中兴有什么密码,其实没有,我们任何一项业务,无论是无线,还是操作系统、数据库,凡是能称得上成功的,都历经了十年以上”。王翔说,中兴在预研上走在前面,研发中很大的一部分资金会投向未来,如最基础的技术、芯片、操作系统、数据库等。“在市场还未成熟的情况下,把基础做好,在数字化转型的拐点到来之前,我们才有充分的准备”。

向上超越,瞄准世界500强

在数字化转型这场竞赛中,中兴通讯在即将到来的“超越期”定下了向“世界500强”迈进的目标。为此,公司已经铺垫了多年。

王翔说,2018年,中兴通讯制定了三步走战略,并根据内外部形势制定不同的举措。恢复期(2018-2019年)强化聚焦提效、坚持现金流第一;发展期(2020-2021年)固本拓新,有质量地增长;超越期(2022年及以后)则全面提升市场占有率,实现规模盈利。

“2018年刚从困难中走出来,要用有限的资源做最大化的事,利用市场还没起来的短暂窗口期恢复健康,现金流和固有业务都达到了一个较好的高度”,王翔说。2018年和2019年,中兴营收分别达到855.13亿元和907.4亿元,2019年净利润同比大增173.7%,达到51.5亿元。

进入2020年,5G商用、数字经济开始起步,中兴通过收缩不擅长的边界业务聚焦主业,提升经营质量,“一方面‘固本’,在原有优势领域获得更好的市场占有率,另一方面‘拓新’,在创新领域布局”。2020年,中兴营收重回千亿量级,达到1014.5亿元,作为主力的运营商业务快速发展,同时扩大了终端和政企业务。2020年第三季度开始,中兴毛利率每季度持续改善。2021年第一季度营收262.4亿元,净利润21.8亿元,同比增长179.7%,毛利率已达35.4%,较2020年第四季度环比提升5.2个百分点,增长的质量得以显现。

按照中兴的规划,在明年即将到来的“超越期”,中兴希望向“接近或者达到世界500强”这个目标迈进。

按2020年三大业务的收入来看,中兴运营商业务收入占比为73%,政企和终端业务占比分别为11%和16%。运营商业务基本上稳定在10%左右的年增幅,政企和终端业务复合增长率为30%~40%。“按照目前的规划,我们保持稳健的年增速,会用3年左右的时间实现进入世界500强这个目标”,王翔说。(记者 陈 姝 钟华登)

关键词: 中兴通讯 向下扎根 坚持 最难的事 做到最好

热门资讯

最新图文

资讯播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