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汽车 > 正文

车市“V”型反弹凸显后市强劲刚需 需更多政策支持

1季度,受春节假期大幅提前及疫情叠加冲击,国内狭义乘用车累计销量为3014399辆,同比跌幅40.8%;但3月车市已现明显复苏势头,共售出狭义乘用车1045406辆,环比猛增317.5%,同比下滑40.4%,恢复至接近同期6成水平。

但疫情影响仍具持续性,加之近两年车市本已处于下行态势,令汽车企业生存压力陡增。对此,国家应出台一揽子解决方案,尤其需要中央财政税收层面的统筹决策,来稳定和促进汽车消费。

近日,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发布数据显示:1季度,受春节假期大幅提前及疫情叠加冲击,国内狭义乘用车累计销量为3014399辆,同比跌幅40.8%;但国内车市正积极走出疫情“阴霾”,3月呈现谷底“V”型反弹走势,共售出1045406辆,环比猛增317.5%,同比下滑40.4%,已恢复至接近同期6成水平,体现出疫情后时代刚需的较快恢复。

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虽然目前国内9成以上经销店实现复工,但仍以售后业务先行、终端零售缓步恢复为主要表现;同时,近期境外输入病例带来很大负面影响;此外,消费者对促进消费政策的期待令市场出现一定观望情绪,共同导致3月汽车销售回升势头仍与预期有差距。”

“V”型反弹凸显后市强劲刚需

具体来看,反弹先锋依然是SUV车型。3月,SUV共售出477251辆,环比增长352.6%,同比下滑37.7%;1季度累计销量为1384600辆,同比下滑37.5%,皆跑赢市场整体。若以产量来看,3月,SUV更是以474615辆的水平超越轿车,体现出市场对SUV需求回暖、以及厂家对SUV更加重视的供需双“旺”。

轿车3月售出499538辆,同比下滑41.8%,环比增长294.9%;1季度轿车共售出1444967辆,同比下滑42.3%。MPV则“借”疫情之势继续坠落,3月共售出68617辆,同比下滑47.4%;1季度,共售出184832辆,下滑幅度超过50%。

3月,新能源乘用车批发销量为5.6万辆,同比下降49.2%,但环比增长4倍。同时,随着新能源汽车购置补贴和免征购置税政策延长2年,新能源车市场将收获巨大红利。崔东树表示,“支持政策”延期,将让新能源车在未来两年内,相对传统燃油车仍可保持20%以上的成本优势,市场价值达数百亿元。此外,也有利于整个新能源车线路的平稳发展、有利于车企合理规划新能源项目、有利于稳定纯电动与插混协同发展的趋势。

分不同级别市场来看,受换购市场兴旺推动,高档品牌表现依旧突出,3月,高档品牌销量同比“仅”下滑20%;尤其以批发量来看,北京奔驰高居厂商批发量第5名,华晨宝马同样挤进前十,体现出了厂家、经销商对后市的绝对信心。主流合资品牌中,德系品牌份额扩大4.4%,而日系品牌则下滑1.9%。

自主品牌走势总体偏弱,市场份额下降。但值得注意的是,自主品牌分化表现愈发明显。受疫情后刚需崛起对高性价比车型需求的提升、自主企业充足的库存优势、以及近期自主品牌突破式的创新叠加推动,自主领头企业表现再进一步。3月,狭义乘用车厂商销量排名中,吉利勇夺季军、长安位居第5名,“内、外齐开花”的长城同样进入前十;相比之下,中小企业则将面临更艰难的生存困境。

市场逐步向好仍需一揽子政策

展望4月,国内车市预计将迎来更猛烈反弹。首先,4月有22工作日,较去年同期增加一天,有利汽车销售。更重要的是,随着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汽车消费将快速复苏,如复课后接送学生带来的购车刚需、迎接五一小长假出游的购车潮等,都将有力助推4月车市表现。

值得注意的是,疫情的影响仍具持续性。从区域市场看,京津冀豫鄂目前仍是疫情一级响应,严格的防控措施不利于经济活动;全国经济中心上海,正经受大量输入型疫情风险;而本次疫情中心湖北更是汽车重镇,汽车产量占全国8%左右,因此,车市恢复进程也面临考验。

疫情的发散影响,也让汽车企业生存压力陡增。汽车是规模经济产业,庞大产能规模对应的成本相对固定,因此需要一定销量维持平衡,而近两年车市下行让众多车企已面临效益持续下滑困境。2019年,汽车行业利润为5087亿元,同比下降15.9%;销售利润率6.3%,较上一年下降1个百分点;今年1-2月,汽车行业利润为100亿元,下降幅度达79.6%,远低于工业企业下降38.3%的平均水平,销售利润率也降到1.3%的历史谷底。

疫情的突袭更是让汽车企业雪上加霜。3月,由于受复工延迟、交通管制等影响,汽车产业上游企业开工率不高,部分汽车企业已反映原材料价格上涨现象,加之物流成本的增加,部分原材料价格涨势明显,给车企造成巨大成本压力,经营风险加剧。

崔东树认为,国家、地方已相继密集出台一系列稳定和促进汽车消费的政策,且内容各具特色,从最初的普适性消费促进,到之后部分城市的精准措施,模式日益细化多维。但当前疫情是全国性课题,要谨防各地复杂多维的政策演变为新的地区市场保护,因此促进汽车消费需要国家层面出台一揽子解决方案,尤其是需要中央财政税收层面的统筹决策支持。(记者 郭跃)

热门资讯

最新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