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内 > 正文

为什么说是安徽扛下了所有?上保河南、下保江苏,谢谢你,安徽!

一早醒来,就在朋友圈中看到了一款爆文,《谢谢你,安徽》。感谢方,苏大强。

想想过去的日子,在江浙沪一带,安徽多不受待见,甚至连融入长三角,江浙沪看安徽也像是一个蹭饭的客人。现在却主动说谢谢了。

只是这份感谢,在安徽人的耳朵里,听起来无疑欣慰中带有份苦涩。原因无它,淮河上的王家坝近日泄洪,淹了安徽很大一片地,但下游的江苏却保住了。

看着蒙洼行蓄洪区一片汪洋的样子,我就不免悲从心来。没有谁愿意背井离乡,也没有谁任凭自己的家产付诸流水,但是国家的一声招呼,大家依旧选择了牺牲。

只要上游的河南、下游的江苏,你们过得比我好,我就满足了。总归,还是安徽扛下了所有。

有朋友说,安徽自古就是蓄洪区和泄洪区,每当大水来临,首先考虑的是保护上海和苏南重工业区。今年王家坝泄洪也不例外,保护河南和江苏,这两省的GDP都比安徽高,不得不让安徽做出牺牲。

在合肥的作家姐姐钱红丽说,自己去过两次皖北,特别苍凉,直觉没有皖南丰裕。这次泄洪,想必大局调度所致。

除了大局,也跟安徽与淮河自古以来息息相关有关。自河南桐柏山发源的淮河没有长江那样汪洋恣肆,横穿数省市。一直以来,主要都是豫、皖、苏“三国演义”。

根据资料,其干流分上中下三部分。豫、皖交界的洪河口以上为上游,长360公里,地面落差178米,洪水口至皖、苏交界的洪山头为中游,长490公里,地面落差16米。剩下的那截位于江苏境内,直到出海口,为下游,长150公里。

可以说,安徽承担了淮河的大部分职责。更要命的是,从河南到安徽的落差之大,让淮河到达洪水口时,已经变得像是准备破门而入的野蛮人。相反,到了下游,又因为落差低,去水慢。

这也让淮河一发大水,肯定跑不掉的是安徽。除了洪灾,还有就是涝灾。

1953年,为了保护中下游,国家在安徽阜南,也是淮河上下游交汇处,建立“千里淮河第一闸”的王家坝闸。这让安徽多少有了点安全感。

到今天为止,王家坝已经有了15次开闸泄洪的经历,最近一次是在2007年的淮河洪水期间。

显然有闸并不意味着就安然无恙。尤其是这一次,在面对上游太急太汹涌的洪水面前,王家坝只能再一次放弃抵抗。

比起新安江水库9孔全开泄洪,王家坝的是13孔。安徽的损失,也再次居高不下。

今天,很多安徽人也在思考,安徽连年遭受水患,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症结不是安徽不努力治水,而在于国家区域规划调整问题。”朋友一言以蔽之,“治理淮河应该在源头,上游兴修大型水利工程,可以适当调节中下游水势,而不是年年加高水坝。所以治理淮河一定要从全域整体考虑。”

这就涉及到了区域划分调整问题。过去常说九龙治水,容易导致各自为政,那么,我们能否重新规划,把淮河上游河南的部分县市划归安徽管理,由安徽统一治理淮河上中游。

比起长江经过诸多省市,串联了像宜宾、重庆、武汉、安庆、芜湖,以及南京、上海这些贵地,淮河没那么多诗,也没那么多远方,倒是让这个方案有了大可能。

不过也有安徽朋友很“狠心”,不如将淮河的安徽段分给河南,和江苏得了。安徽就别掺和了。这样一来,似乎眼不见为净。再有洪水,就是豫、苏之间的事情了。

但话说回来,安徽遭受水患,就真的是淮河的错?相反,因为淮河的水灌溉了安徽皖北大平原,促成安徽成为国家的商品粮基地。

淮河自古就是安徽的,不能丢。而且,没有淮河,安徽也丢失了很大一块淮河文化。

所以,面对苏大强的感谢,安徽人的确容易百感交集。但是,既然自己是被选择的那个人,只能直面所有的一切,无论欢还是悲。

我们只是需要考虑的,如何让坏脾气的淮河,能变得更好一点?

(文 王千马)

热门资讯

最新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