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国际 > 正文

美联储的“通胀暂时论”还能否站得住脚?

美国通胀高烧不退。数月来通胀数据节节走高,从食品到房价,无一不在涨涨涨,6月的CPI更是创下了13年来的新高。这也使得市场担忧情绪再起,美联储的“通胀暂时论”还能否站得住脚?是继续“信马由缰”,还是提前“悬崖勒马”?

北京商报

13年来新高

美国6月CPI再度爆表。当地时间7月13日,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6月CPI及核心CPI环比、同比均高于预期及前值,多项数据创新高。

具体来看,6月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环比上涨0.9%,是2008年6月以来最大环比涨幅,同比增长5.4%。此前,经济学家的预测是,6月CPI环比增长0.5%,同比增长4.9%。

其中,受疫情直接影响的行业的价格涨幅最大。美国劳工部表示, CPI大幅上涨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与经济更广泛重新开放相关的类别出现价格回升,包括酒店住宿、汽车租赁、服装和机票等。

此外,半导体短缺也导致二手车价格飙升。数据显示,6月二手车价格环比上涨了10.5%,贡献了上个月CPI上涨的1/3涨幅。

另外,不包括食品和能源的核心CPI同比上涨4.5%,创下了1991年11月以来的最大涨幅。

远超预期的通胀也冲击了资本市场。受此消息影响,美股周二集体下挫。截至收盘,道指跌0.31%,标普指数跌0.35%,纳斯达克指数跌0.38%。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则从1.348%一度跃升至1.379%。欧洲三大股指也全线下跌,不过受影响相对较小,跌幅甚微。

对于通胀的原因,《华尔街日报》评论称,随着美国经济复苏,供应链瓶颈和劳动力短缺成为加剧通胀压力的主要原因。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孙立鹏认为,CPI大幅攀升,主要还是在于美国一直以来的宽松政策,但也有部分原因在于去年同期的基数较低。去年3月至5月疫情暴发期间CPI大幅回落,导致可比数据处于相对低位。

另外,全球海运成本上升也是一个意料之外的因素。孙立鹏指出,美国对进口商品的依赖非常高,这些商品大都通过海运来运输,但近段时间海运从集装箱到运输费用都有上升,对美国通胀的影响是比较大的。

各执己见

通胀飙升的背景下,民众的担忧水平也破了纪录。美国纽约联邦储备银行当地时间7月12日公布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美国民众对通货膨胀的担忧水平达到自2013年6月以来的最高纪录。

数据显示,民众对美国通胀水平的预期中值为一年上涨4.8%,创下该指标的新高,三年上涨3.6%。此外,民众预期房屋价格也将继续上涨,一年上涨6.2%,远高于之前的平均水平3.7%,食品和汽油价格将小幅下跌,大学学费预期涨幅达到7%。

为了打消民众对于通胀的担忧,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坚称通胀水平上涨是暂时的,尽管可能会“比预期水平更高、更持久”,他认为价格上涨的原因是供应链受到扰乱以及消费者需求受到压抑。

此外,众多美联储官员都表示通胀只是暂时的,不会过早退出经济刺激政策。就在通货膨胀来到五年来的最高点时,美联储依然在努力地刺激经济,利率目前仍接近于零,央行每个月仍在购买惊人的1200亿美元的债券。

除了美联储,美国财政部长耶伦5月底也曾表示,她仍然认为今年的通货膨胀只是暂时的,通胀很可能会持续到2021年年底。

耶伦在回答议员提问时说:“我现在的判断是,我们最近看到的通货膨胀是暂时的……我预计,这种情况将持续数月之久,到今年年底为止,同比通胀率仍将保持高位。”

不过孙立鹏坦言,美国通胀上行可能并非暂时现象。年初以来,多数美联储官员认为通胀是暂时的,但事实并非如此,这说明美联储低估了通胀上升风险。

杰富瑞集团首席经济学家Aneta Markowska也表示,美国6月的通胀数据显示了压力的广度、强度和持续性。汽车价格等可能会逆转,但CPI的其他关键组成部分,如业主等价租金,正显示出明显的价格压力。

此外,超出预期的通胀也引发了美国共和党的批评,美国共和党认为物价的迅速上涨是拜登政府经济管理不善的表现。美国众议院筹款委员会(House Ways and Means Committee)的共和党人在数据报告发布后的一份新闻稿中表示:“‘拜登通胀’(bideninflation)的物价增长速度超过了工资,抵消了工人的工资增长,损害了美国家庭的利益。”

进退两难

由于持续高企的通胀,美国经济官员开始呼吁取消美联储的刺激措施。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行长布拉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随着美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以及疫情得到越来越好的控制,现在是该取消美联储的刺激措施了。

此外,前达拉斯联邦储蓄主席费舍尔也警告称,美联储应该缩减债券的购买规模,因为过长时间的等待可能会导致通胀上升,“你不必猛踩刹车,但是你可以踩刹车”。

不过,美联储依然没有转向的信号。其中的官员戴利称,通胀上升是意料之中的,也是暂时的。现在开始谈论缩减购债是合适的,以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缩减购债。但现在谈论加息还为时过早。

进退两难的美联储,似乎已经被逼到了墙角。路透社形容美联储正在平衡两大难题之间纠结:通胀速度超过目标VS数百万人仍然失业。

孙立鹏也指出,当前美联储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一方面,劳动力短缺导致就业复苏进展缓慢,Delta病毒的扩散又增加了疫情的不确定性;但另一方面,通胀持续走高,美联储货币紧缩也是必要的。

数据公布后,美国联邦基金利率期货显示,美联储在2022年12月加息的可能性为90%,在2023年1月加息的可能性为100%。

不过,通货膨胀不仅仅是美联储的问题。前美联储理事、现任芝加哥大学商学院副院长兰德尔·克罗兹纳(Randall Kroszner)表示:“美联储并非是此事的唯一参与者,美国财政部当前也应该加大力度进行调控。”

来自霍尼韦尔公司的CEO达瑞思·亚当切克也公开敦促华盛顿当局采取更“谨慎”的态度来提振已经过热的经济:“我们已经看到的是非常严重的通货膨胀,它肯定就在这里,而且可能比大多数人想象的更明显。”(作者: 陶凤 赵天舒)

关键词: 美联储 通胀暂时论 站得住脚 新高

热门资讯

最新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