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 >

频频“蹭热点”的延安必康(002411)似乎在一步步试探监管的“底线”

时间:2020-03-27 09:25:59       来源:北京商报

从关注函到监管函再到警示函,频频“蹭热点”的延安必康(002411)似乎在一步步试探监管的“底线”。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3月26日,一则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的公告,无疑给延安必康浇了一盆冷水。受此消息影响,3月26日,延安必康的股价跌停且创年内新低。而且,在被立案调查后,延安必康拟分拆上市子公司的计划也将搁浅。

暂缓分拆上市

自带“热搜”体质的延安必康3月26日因被立案调查一事在资本圈刷屏。在被立案调查后,延安必康子公司分拆上市一事也要被搁置。

延安必康于3月26日早间披露的公告显示,公司于3月25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证监会决定对延安必康进行立案调查。而延安必康表示将积极配合证监会的调查工作。

实际上,被立案调查的同日,延安必康还因拟分拆控股子公司至创业板上市收到深交所的关注函。 据延安必康分拆预案显示,其拟分拆上市的主体为江苏九九久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九九久科技”),九九久科技主要从事新能源、新材料及药物中间体的研发、生产与销售。

“本次分拆,九九久科技作为公司下属新能源、新材料、药物中间体业务的平台将实现独立上市,并通过创业板融资增强资金实力,提升新能源、新材料、药物中间体业务的盈利能力和综合竞争力。”延安必康写道,这也可以看出延安必康对此次分拆上市寄予较高的期望。

然而,被立案调查一事无疑给了延安必康当头一棒。3月26日晚间,延安必康发布公告称,根据《上市公司分拆所属子公司境内上市试点若干规定》对于上市公司分拆上市条件的规定,上市公司分拆原则上应当满足“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最近36个月内未受到过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处罚;上市公司及其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最近12个月内未受到过证券交易所的公开谴责”的要求。因立案调查结果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在调查期间,公司将暂缓分拆子公司上市的申报工作。

“蹭热点”刚遭警示

事实上,在被立案调查的前不久,延安必康曾多次因“蹭热点”被“点名”。

2月5日,延安必康披露《关于收到加快口罩等疫控防护品生产紧急通知的公告》,称将尽快完成医护级口罩和防护服生产线的改造,提前做好上游原材料采购、运输等生产保障工作等。彼时延安必康却并未披露尚不存在口罩生产业务、尚未取得相关生产资质等可能对股价产生重大影响的重要信息,存在信息披露不完整的情形。2月7日,延安必康又披露《关于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的公告》,称拟与深圳市图微安创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图微安创”)在肺纤维化治疗等方面进行战略合作。

延安必康具体介绍称,图微安创已经开发出对肺纤维化具有良好治疗逆转作用的多肽药物,药物治疗“相关的生物指标逆转在80%以上,属于全球首创”“未来有望成为治疗肺纤维化领域的明星药物”。然而,延安必康却未明确说明作出前述判断的依据,未对相关药物研制的时间过程、后续研发、审批程序等重要信息进行披露。在被证监局督促后,延安必康才补充披露了上述的相关信息。

由于披露新增口罩生产线、新增战略合作中提及与疫情相关药物时的信息披露不完整,延安必康分别于2月18日、3月12日收到深交所的监管函和陕西证监局的警示函。与此同时,陕西证监局对谷晓嘉、香兴福、苏熳作为延安必康时任董事长、总经理、董事会秘书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

另外,虽说延安必康分拆子公司上市申报暂缓,不过对于“忽悠式”分拆上市的质疑,延安必康难以回避。据悉,九九久科技于2010年5月首发上市,彼时募集资金总额为5.62亿元。四年前,九九久作价70.2亿元完成对陕西必康制药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收购,交易构成借壳上市。重组上市完成不久后,九九久将证券简称变更为必康股份,随后由于公司住所迁至延安,2018年10月必康股份再度更名为延安必康。

筹备九九久科技分拆上市之前,延安必康曾于2019年2月向东方日升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转让九九久科技12.76%股权,于2019年10月与深圳市前海弘泰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意向协议,拟向其转让九九久科技87.24%股权。3月25日,伴随分拆上市预案出炉,转让九九久科技事宜终止。

深交所对延安必康的这一波操作显然有很多质疑。在3月25日深夜下发的关注函中,深交所要求延安必康说明本次分拆上市的主体九九久科技是否与2010年5月首发上市主体属于同一资产,是否存在重复上市的情形。

最为吸引投资者关注的核心问题,即延安必康是否存在主动迎合市场热点的情形,是否涉及“忽悠式”分拆上市。这一点,深交所也有所关注。

股价跌停创年内新低

在一位不愿具名的私募人士看来,无论是分拆子公司上市、还是借着疫情“蹭热点”的行为,延安必康意在通过所谓利好拯救公司股价,尤其是在公司控股股东近乎满仓质押的背景下。

据延安必康公告显示,截至2020年2月3日,公司控股股东新沂必康新医药产业综合体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沂必康”)持有公司股份约5.2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3.97%;其中已累计质押股份约5.19亿股,占其持有的公司股份总数99.69%,占公司总股本的33.87%。

与此同时,延安必康的一致行动人李宗松、陕西北度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均存在股份质押的情形。例如,截至2020年2月3日,李宗松所持有的延安必康约1.48亿股股份中,累计约1.46亿股处于质押状态。

延安必康在公告中称,新沂必康及其一致行动人所质押的股份未来可能存在平仓情况。而此前,延安必康就曾公告称,截至2019年11月18日,公司控股股东新沂必康的质权人累计强制平仓其所持公司股票约2973.0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4%。

不过,从延安必康的股价表现来看,延安必康“蹭热点”的行为并未使公司股价好转。据东方财富统计,2020年2月3日-3月26日,延安必康的累计跌幅为28.65%,自2月7日以来,延安必康股价更是一路震荡下行。

3月26日,延安必康的股价跌停收盘。交易行情显示,3月26日早盘,延安必康开盘低开6.42%,当日上午股价一直保持低位运行。下午开盘后,延安必康快速被封死在跌停板上。截至3月26日收盘,延安必康收于8.84元/股,跌幅为9.98%。当日成交金额为6.25亿元,换手率达4.85%。截至收盘,延安必康跌停板上有15.81万手封单排队等待出逃。另外,3月26日,延安必康的收盘价创出年内新低。

需要注意的是,延安必康业绩已经连续三年承压。 其业绩快报显示,公司2019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约3.28亿元,同比下降18.83%。而在2017年、2018年,延安必康的归属净利润分别下降6.4%、54.72%。

针对公司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延安必康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然而对方电话一直提示“正在通话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