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 >

口罩利润惊人,是口罩厂愿意高价购买熔喷布的重要原因

时间:2020-03-03 10:49:37       来源:经济参考报

在山东俊富无纺布有限公司的生产车间,工人正在加工口罩用无纺布。(通联照片,受访企业提供)

从平时的2万元/吨,涨至30多万元/吨,业内预计未来可能还会涨……有着口罩“心脏”之称的熔喷无纺布(以下简称熔喷布),近一个多月涨价15倍以上,形成十分强势的卖方市场。

疫情期间,口罩是重要防护装备,成为一线医护、企业复工、民众出行的必备品,市场需求量暴增。全国口罩新增产能“翻番式”快速增加,核心原材料熔喷布随之供应紧缺。

口罩核心原材料究竟有多稀缺?熔喷布价格暴涨根源是什么?口罩生产线大量投产,为什么厂商不借机扩大熔喷布产能?什么时候能够缓解口罩原材料供应紧张?记者带着相关问题,追踪口罩上游产业链,对口罩厂、布厂、料厂等生产关键环节进行调查。

紧俏的布料

熔喷布货源紧缺,价格快速上涨,形成十分强势的卖方市场。

“除了熔喷布,其他的都好说。”在某口罩货源共享交流群里,一位生产商这样表示。

该群里汇集了百余位口罩产业上下游的相关厂家,他们会在群里交流与口罩相关的信息。耳带、鼻梁条等物资的价格虽也在上涨,但货源并不紧缺。唯独熔喷布,形成十分强势的卖方市场。

“最近询价熔喷布,报价至少20万元/吨以上,三四十万也不稀奇。而两周前,我们采购的还是8万元/吨,最高的也就12万元/吨。”转产口罩等防疫物资的一家山东服装企业最近“求料无门”,公司负责人丁燕说,熔喷布价格快速上涨让人猝不及防。

熔喷布是为口罩带来病毒过滤作用的关键材料,堪称医用外科口罩和N95口罩的“心脏”。医用外科口罩一般采用多层结构,简称为SMS结构:内外侧为单层纺粘层(S),中间为单层或多层的熔喷层(M),熔喷布就是熔喷层的最佳材料。

没有熔喷布,就只能“让机器等布”。青岛海诺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拥有两条医用外科口罩生产线和一条民用口罩生产线,他们曾向当地政府反映,因为原材料紧缺,拿不到货,部分生产线只好停产。

“符合医用标准的熔喷布现在有钱都买不到,”盛达医用卫生材料有限公司负责人说,其库存的熔喷布只能用到3月初,公司现有一条口罩生产线,3月初将有两条新线到厂,届时每日的熔喷布需求量将由目前的80到90公斤增至200公斤左右,如采购不到熔喷布,新线将难以投产。目前该公司已将需求信息上报给政府部门,希望能在近期解决医用熔喷布缺口问题。

蜂拥的需求

在熔喷布需求端,口罩新增产能数量较大,部分厂商四处求料,抬高布价。

据国家发改委介绍,当前全国口罩产能利用率已达110%,截至2月29日,全国口罩日产能达到1.1亿只,日产量达到1.16亿只。目前,除西藏外的30个省区市都陆续新上了口罩生产线,同时还不断有新的口罩生产线将要投产。中国纺织品商业协会负责人表示,未来,熔喷布的市场需求还将进一步加大。

为缓解口罩紧缺状况,非口罩生产企业转为口罩生产企业成为一条重要途径。目前,多地政府已经开辟绿色通道加快审批,鼓励产业链相关企业转产应急。以工商注册变更信息为标准,仅自1月1日至2月7日,全国超过3000家企业经营范围新增了“口罩、防护服、消毒液、测温仪、医疗器械”等业务。

在国务院客户端小程序2月21日上线的“重点医疗防控物资生产工序对接专区”,记者看到,多数企业都在寻求熔喷布供应。

记者采访发现,近期反映布价疯涨现象的主要以中小口罩厂和刚转产而来的新口罩厂为主。山东省工信厅有关负责人说,口罩价格高企,生产口罩有利可图,再加上地方政府主动要求,很多企业转产口罩,原料需求量大增,供应不过来。

为了保障医护一线防疫物资供应,国家和地方工信部门制定了一批物资重点保障企业,这些口罩厂、布厂的生产由政府监控、销售由政府调度,价格上涨幅度相对可控。但业内人士认为,近期大量涌现的口罩厂,没有稳定的供货商,只能到处寻找原料,不惜追高买料。

躁动的货源

在熔喷布供给端,有小厂坐地起价:在熔喷布流通端,还有中间商借机赚差价。

走进位于山东省东营市的山东俊富无纺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俊富)厂区,记者看到一派繁忙景象。据悉,从1月27日接到工信部通知后他们就一直加班,全部10条生产线24小时满负荷生产。山东俊富生产的熔喷布日产量约13吨,占全国1/10,根据国家和有关部门调度,主要供给湖北和山东的下游企业。

国内能够生产熔喷布的大型厂家并不多,该行业此前长期缺少关注,呈现不温不火的态势,行业整体呈现出小而散的局面。目前,国内的熔喷布产能主要分布在山东、广东、浙江、江苏等少数省市。

在熔喷布供给端,大型布厂受政府调控涨价幅度不大,但也有小厂坐地起价。

“熔喷布平时价格大约是2万元/吨,现在我们的价格是10万元/吨,由于我们压价,本地小布厂不敢提价,但是一些缺乏龙头企业的外省地区,小布厂互相抬价,价格都在20万元/吨以上。很多小口罩厂想用我们的料,托当地政府协调,我一天接二三百个电话。”山东俊富总经理黄文胜说。

湖北仙桃一位口罩厂负责人表示,目前仙桃当地的熔喷布价格约为20万元/吨,而疫情发生之前的价格则在2.2万元/吨左右;江苏南通熔喷布厂商方面称,为使口罩生产线能够正常运转,有口罩厂开出高价抢购熔喷布。

不少没有纳入口罩原料保供名录的小布厂抬价现象严重。山东一家口罩厂商负责人林友强说,平时有稳定客户的熔喷布企业,要维持客户关系不能肆意涨价;一批没有稳定合作伙伴、以往经营不善的企业恶意抬价,想借此挣一笔快钱。

业内人士透露,一些熔喷布供应商在市场上表现得相当“强势”,不但发货少开发票或不开发票,而且要求下游工厂用“硬通货”口罩折价抵款,并且还要另加现金。

在熔喷布流通端,还有中间商借机赚差价。

转产生产口罩的一位中小企业主告诉记者,在一些口罩原材料资源对接微信群里,有中间商任意开高价的现象。“他们张口就开出每吨三五十万的高价,利用我们缺乏货源着急生产的心理,经常说‘要的话抓紧转账,你不要有的是人拿货’,营造‘秒涨秒杀’的紧张感。”

山东一地市工信局相关负责人说,很多人囤货倒货,倒手时大幅加价,很多熔喷布停留在仓库和流通环节,坐等涨价,供需不能较好匹配。

可观的利润

记者采访了解到,口罩利润惊人,是口罩厂愿意高价购买熔喷布的重要原因。

一位业内人士给记者算了一笔成本账:1吨熔喷布可以做100万只医疗外科口罩。如果熔喷布卖20万/吨,布价在一只口罩的成本里只占0.2元。现在政府从山东调拨口罩的价格是每只约1.5元,另外补贴0.2元;北京每只约4元,上海、湖北每只约3元。虽然近期物流、人工、熔喷聚丙烯等成本都翻番了,但同样在口罩售价中占比很小。

另一方面,口罩采购需求大量增加,一些着急复工的企业并不在意原料价格,更推高了口罩价格。“最近迎来了全国企业复工潮,国家要求企业要为职工配发口罩等防护用品,如果每家企业每位职工一天用一个口罩,这就是个天文数字。”林友强说。

按照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数据,国内法人单位和个体经营户合计就业人口高达5.33亿人,按每人每天一只口罩计算,至少每天需要5.33亿只口罩。对比目前的日产能,口罩缺口巨大,利润空间可想而知。

尴尬的“细腰”

口罩产业链相关企业产能呈现“葫芦形”,是造成熔喷布供不应求的根源之一。

山东道恩集团董事长于晓宁说,目前下游口罩厂增长快,最近一个月全国产能增长2倍左右,这是“葫芦的底端”;处在中游的熔喷布产能增长慢,受以往市场较小的结构性影响,厂商数量较少,这是“葫芦的细腰”;上游生产熔喷聚丙烯的龙头企业迅速扩产,基本能够满足下游对熔喷料的需求,这是“葫芦的上端”,以道恩集团为例,公司已经接到未来2个月的订单,熔喷料日产能从约85吨扩大到现在的约200吨。

这个尴尬的“细腰”成为制约下游扩产的“瓶颈”。

记者调查发现,熔喷布产能瓶颈背后,是生产线扩产难度大、时间长。

于晓宁等业内人士说,相比口罩生产线的投资小、技术含量不高、复制快、易操作,熔喷布生产技术含量较高,熔喷布质量直接决定口罩质量,布厂生产线投资动辄数百万元、上千万,设备制造安装都比口罩生产装置复杂得多,对厂房的要求也比较高,且需要对工作人员进行专门培训。

目前,国内提供熔喷布成套生产设备和关键零部件的厂家并不多,喷丝板、喷丝模头等核心零部件的生产仍与国外厂商有较大差距,并且进口装备的交付周期和组装时间都比较长。“模头、喷丝板的进口交付周期要四到六个月。国产模头有两个月可交付的,但是这种短时间交货的模头,做不了高端医疗产品。”黄文胜说。

长达数月的零件采购周期限制了熔喷布设备交付能力,使其难以像口罩机一样“一夜之间”向市场投放。据了解,一些销售整套熔喷布生产装置的企业正在利用库存,快速组装新生产线。但一条完整生产线的设计、加工、调试,也要两三个月左右。

浙江一家熔喷布生产设备供应商说,真正引进了熔喷布的生产线,说不定疫情带来的需求高峰早已过去。这种担忧,阻碍了不少投资者进入此领域。熔喷布市场规模本不算大,疫情一旦过去,熔喷布生产商的竞争压力将非常大。

产能待挖潜

业内人士指出,加强产业链统筹,挖掘相关企业、龙头企业潜力,最大化熔喷布产能刻不容缓。

专家认为,为解决口罩产业链上熔喷布等原料供不应求的问题,可采取以下措施保供稳价:

第一,推动相似技术工艺企业转产供应口罩用料。

据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统计,中国非织造布行业的生产工艺以纺粘为主。2018年,纺粘非织造布的产量为297.12万吨,在非织造布总产量中占比达50%,主要应用于卫生材料等领域;而熔喷工艺占比仅为0.9%,熔喷非织造布的产量为5.35万吨/年,这些熔喷布不仅用于口罩,还用于环境保护材料、服装材料、电池隔膜材料、擦拭材料等。

黄文胜说,生产汽车隔音棉、熔喷保温棉、熔喷吸油棉等材料的企业都可以转产口罩防护专用滤材,这些企业的年产能大约有15万吨。据了解,比亚迪、长安汽车、北汽、上汽等汽车厂家已在利用产业链优势,调动吸音棉配套厂家对原有熔喷布的生产线技术改造,转型生产口罩专用滤材。

第二,以央企为龙头,加快上马熔喷布相关产线。

国资委相关负责人说,国资委高度重视国内防疫物资供应链、产业链变化情况,指导央企主动弥补短板弱项。

由于熔喷布的原材料聚丙烯取自石油,因此石化企业在生产熔喷布上具有优势。中国石化已投资约2亿元,正在北京燕山石化和江苏仪征化纤两家企业建设10条熔喷布生产线,全部投产后,日产量可达12吨N95口罩熔喷布或18吨医用平面口罩熔喷布,可供加工成1800万只医用平面口罩。

第三,加强政府调控,保障上下游供应平衡。

中国纺织品商业协会副会长雷利民表示,目前口罩产业链企业生产状况复杂,信息沟通不畅,难以确切了解复工率和新投产生产线的实时情况。业内人士认为,口罩产业链呈现“上游原材料市场化、下游口罩行政化”,市场机制和计划管理的矛盾正不断显现,建议采取行政手段适当干预、理顺衔接。

于晓宁说,面对此次疫情,从中央到地方统筹决策,为行业发展解决了很多问题。下一步加强产业链统筹,形成政府、行业协会、企业的有机结合,利用大数据对口罩厂、布厂、原料厂的数量、分布、产能、在建产能等进行全面统计。非常时期企业家组织好各项生产工作的同时,应该站在全局高度提高觉悟,配合好政府调度,既完成好防疫任务,也让市场更有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