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财经 >

平安总经理谢永林:构筑“大医疗健康”护城河,避免人才流动影响业务发展

时间:2020-03-03 08:09:55       来源:中国银行保险报

近日,中国平安举行了2019年度业绩发布会,平安集团一众高管悉数亮相,阐述业绩、回应热点。

这是谢永林首次以总经理的身份亮相业绩发布会。目前,他还担任平安集团联席CEO、平安银行董事长职务。

这位有着保险、银行、投资等专业领域的完整履历,被誉为“平安集团本土成长起来的高价值综合金融人才”的高管,将给平安带来什么样的新变革和新发展?

发布会后,谢永林接受了《中国银行保险报》记者的专访。他表示,平安一直将自己的战略定义为“国际领先的科技型个人金融生活服务集团”,方向从未改变。但是,这一战略和策略会不断升级。这两年,平安倡导“金融+科技” “金融+生态”,目的就是用科技赋能金融,让金融主业迈向高质量可持续发展,同时,用科技赋能生态,用生态反哺金融。

推动平安内部的高效协同

2018年,平安集团确立“个人业务+团体业务+科技业务”三大事业群及架构,谢永林一直分管团体业务,目前该业务条线下汇集了银行、基金、信托、养老险、证券、资管等多个子公司。今年,他还协管一年个人业务。

如此庞杂的业务条线该如何管理?又将如何整合资源,实现业务联动?

谢永林称自己思考了很长时间,在平安团金会体系下,明确聚类管理模式,按照专业公司业务属性,分成四类来管理。

第一类是简单产品,如财产险、养老险、租赁、银行小微等。它的特点是可以线上化运行、集中审批,可以把这几类产品物理性放在一起给到客户。譬如,此客户办了产险,则进一步挖掘租赁、团体意外保险的机会,是否具备产生小微贷款的机会。这几个业务聚到一起,叫做简单产品系,可以实现“1+N”产品渗透。

第二类是针对大型客户的复杂投融资,如贷款、发债、资产ABS、再融资等。这类业务不是某一个客户经理能够全面掌握的,解决方式是把集团5、6个专家聚到一起设计方案。在复杂投融资业务开展过程中,客户会产生很大黏性,也将产生更多的合作机会,包括企业员工福利保障计划、企业年金、团体车险、建工险、设备险等等。

第三类是资管业务,如保险资管、养老险年金、平安基金、理财子公司、证券资管、银行金融市场等。这类业务统称为To F端交易模块,因为属性相似,所以将其变成一个单元进行管理,统一研究,统一债券信用评级、统一系统、统一评价,部分统一策略,取长补短,实现共赢。

第四类就是内嵌式业务,开展基于生态、基于场景的紧密协同。

“无论哪一类业务的管理模式,我们都充分进行科技赋能,打造产品库、人员库、案例库,同时,积极推动远程化、线上化、数字化管理和运营。”谢永林说。

对于协管个人业务,谢永林称,将会利用银行的账户优势、数据优势、产品优势等,把个人业务的中后台打通,做到账户通、数据通、权益通、产品通,并搭建一个统一的客户服务和营销平台。此前,平安集团已经做了非常多的工作,比如,让保险相关服务进驻银行门店,集中统一了95511、95522服务热线,用任意门把集团内部一系列APP变成一个非常便捷可以互相嵌入的系列等。

构筑“大医疗健康”护城河

当前,在政策和市场的双重推动下,康养产业成为保险企业争相布局的热点。国内大型保险公司已悉数入场,很多项目已颇见成效。

“平安有个特点,人无我有,人有我优、人优我新,我们习惯做这样的事情。”谢永林介绍,在医疗健康领域,平安做了一整盘的布局。春节期间,平安集团董事长马明哲还在带领管理层讨论、研究这件事。2020年平安要对医疗健康战略进行升级,借助科技力量设计“寿险+”产品、提供居家养老服务等,从产品端到服务端、产业端,全面布局。

近年来,从平安在大健康领域的战略实施路径来看,其逻辑线非常清晰,即围绕患者、提供方和支付方形成一个闭环:在用户端,平安有主打线上门户的移动互联网问诊平台“平安好医生”;在商保方面,平安人寿、平安健康险、平安养老险均参与联动;在支付端有平安医保科技,以医保云服务平台为核心,围绕卫健、医院和社区三个生态端口,依托健康风险画像等技术和五大库核心应用能力,为医保、商保、医疗服务提供方、个人用户提供智能化解决方案及技术服务。

此外,平安在医疗健康领域的大动作还包括投资了中国中药、成为日本龙头药企津村的第一大股东、设立了平安医疗研究院等等。

“大医疗健康板块是平安聚焦的两大板块之一,我们会不遗余力地构建在这个领域里的护城河,用科技的优势建立绝对优势,保证平安持续健康的高质量发展,也服务国计民生。”谢永林表示。

科技!科技!

虽是传统金融出身,但是谢永林却将科技思维贯穿于所有业务中。全程采访中,他说的最多的便是“科技”二字。

说起三村工程,谢永林表示,今年还会做三村工程,凭借综合金融优势,将持之以恒做好产业扶贫。在这一过程中,平安发现村医、村教都可以做成产业,利用科技工具形成一种生态。

谈及正在筹建的平安银行理财子公司,谢永林将其定位为一个科技型的资产管理机构。“平安理财子公司是平安集团的一级子公司,而不是平安银行旗下的子公司,就是要用最优秀的人才把理财子公司做好。”

对于此次新冠肺炎疫情,谢永林称,疫情短期影响非常大,但也使得平安多年来在科技方面的投入有了用武之地,体现在线上培训、线上督导、线上营销和客服等方面。例如,平安人寿将日常经营管理、增员、展业都搬到了线上;平安银行推出了业务“在家办”系列服务,截至2月20日核心业务恢复率已经到了60%;平安好医生APP嵌入到口袋银行APP在线问诊,这段时间客户服务量都是日常的十倍以上。

谢永林曾表示,“虽然不是计算机出身,但是我从二十多年前就开始看《IT经理世界》杂志,每期必看。虽然自己无法去编一个程序,但我知道科技能改变什么。我管辖的组织里,科技投入巨大,我们集团董事长马明哲也是这样。我相信科技会改变人类,改变商业模式、思维模式,会给我们赋予更大的能量”。

他认为,用AI替代人力是正在进行时的,但必要的时候还是需要人工干预。对于下一步的发展,能线上的全部线上,能AI的全部AI,用科技来解决各类问题。

避免人才流动影响业务发展

谢永林是由中国平安自己培养的少壮派本土高管,自研究生毕业即加入平安,从基层、前线成长起来。他先是从事了11年的保险工作,后成功领导了证券、银行业务的战略转型,是平安高管中罕有的具备全面工作经历和横跨多条金融业务线的专业干部。

事实上,业界一直将平安视为保险业的“黄埔军校”,这里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自然也向外流出了很多。2019年底,平安集团原联席CEO、主管个人金融业务的李源祥请辞一事,在业内引起了极大的关注。

对此,谢永林回应称,平安的保险业务有强大、稳固的系统平台,不受个人因素影响。近年来,平安在保险业务的各个方向和流程上逐步建立起强大、稳固的系统平台,形成了“总部大脑强、系统平台强、科技力量强”的战略优势,有效降低业务波动,避免受到个人变动或其他因素的影响。

“十几二十年前,个人对公司非常重要,他的专业能力、影响力会对公司产生直接影响。而现在,随着技术进步,数据化经营能力提升,公司的管理机制、经营系统趋于成熟,个人对公司的影响变得越来越弱。”谢永林曾公开表示。

相应地,他自己对人才也极为重视,银行有一支国际化的交易团队,带头人是在华尔街被誉为“收益率曲线之王”的英国人Chris,2019年银行金融市场收入较上年末增长了152%。

这位新任总经理的经营管理、战略思维、人才策略已然非常清晰,2020年还将有什么故事发生,让我们拭目以待。